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工具A不可以万人迷吗 > 第 172 章 工具A

第 120 章 工具A

作品:工具A不可以万人迷吗 作者:朝鹤飞天 分类:都市言情 字数:2408万 更新时间:2024-05-23 08:04:01

小海棠家除了她只有年迈的奶奶和爷爷,她的父母外出务工了。

她爷爷腿脚不方便平日里都在家里待着编织一点东西卖来补贴家用,老太太也忙,地里的活基本上都是她在干不说,每天还要担着菜和老爷子做的篮子筐子之类的编织物去镇上卖。

因此他们很少有时间陪伴小姑娘,大多时候小姑娘都是在学校度过。

她的朋友也不多,可能是因为和她同龄的alpha很少,比她大的alpha又不爱跟她这样的小屁孩儿玩。

加上小海棠自己不知怎么很讨厌omega,也不知是觉得他们娇气还是如何,她平日里宁愿跟beta玩也不会去找omega。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听说去年还是可能更早的时候,小姑娘也跟小清起过争执,也曾像今天这样动过手,只是那个时候是小海棠落了下风,被小清胖揍了一顿。

现在小海棠能不能打得过小清另说,由于学校二年级时候就开始上生理课了,小姑娘也明白了自己是alpha,alpha是不能欺负omega的,所以之后就算她再怎么看不顺眼对方再生气也忍住没有动过手。

今天这一次只是意外,然而由于小海棠有前科,大家这才都那么不信任她。

在听了今天在果园发生的事情后小海棠的奶奶抹着眼泪道:“都怪我,都怪我,要是今天我不去镇上也跟着一起去摘果子的话我孙女儿就不会被人这么欺负了。”

林一一安抚道:“奶奶,您不要自责,这事情跟您没关系,我已经跟他们解释清楚了,小清他们也很愧疚,打算明天过来亲自给小海棠登门道歉呢。”

“不,都怪我,是我的错,孩子受了那么大的委屈肯定怕我们老两口担心不愿意回来,她一直都是这样的……”

她哽咽着,苍老的脸上满是皱纹。

“这孩子从小爸妈就不在身边,她懂事早,不想给我们添麻烦一遇到什么事情都是自己解决,要是解决不了就会跑出去躲着自己一个人待着,等情绪好点了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就回来。因为她没有爸妈撑腰,她没有底气,村子里好多孩子都说她是爸妈不要的野孩子。都怪我,都怪她爸妈,早知道孩子留下来过得这么苦,还不如当初和她弟弟一起别带走呢。”

老太太情绪激动,说起话来磕磕绊绊,前言不搭后语的,想到什么说什么,不过林一一大致上听明白了。

小海棠应该不是失踪了,只是和往常一样跑到自己的秘密基地躲起来了,这让林一一稍微松了口气。

同时让她感到惊讶的是,小海棠竟然不是独生女,她前面竟然还有个弟弟。

“请问一下,小海棠的弟弟是omega吗?”

陆星舟突然问了一句。

老太太一愣,反应过来后点了点头:“对,是一个omega,和小海棠是双胞胎,就比她晚出生一分钟。”

陆星舟:“那他是不是身体不大好?”

“啊对对对,她弟弟身体很差,相反的小海棠的身体跟个皮猴儿似的,一年到头都没生过什么病,连感冒都没有过。”

她很是疑惑地看了陆星舟一眼,问道:“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陆星舟淡淡道:“猜的。”

说着视线隐晦地瞥了林一一一眼,几乎是瞬间,林一一便明白了陆星舟是怎么看出来的了。

猜到小海棠的弟弟是个omega并不难,结合老太太的话来看,小海棠的爸妈当时因为小海棠的弟弟身体太差,不敢把他放到乡下,只能带在身边照顾,而要是把小海棠一起带上他们又力不从心,便把她留在了村里。

要是她猜的没错的话,或许这就是小海棠不喜欢omega的原因。

在小海棠眼里她和她的弟弟同时出生,她就比他早出生那么一分钟,就被冠以“姐姐”的称呼。

她想一开始的小海棠并不讨厌自己弟弟,只是因为他的身体太差了,父母总是因为照顾他而忽略自己。

要是换作林一一,在面对一个把父母的爱和注意力大部分都给剥夺,并且还为了照顾他把她给留在了村子里的弟弟,她可能也不会对弟弟,乃至omega没有什么好感的。

尤其是ABO的世界里总alpha于omega方面受到的绅士教育,甚至是求偶教育,讨好omega仿佛是刻在alpha基因里的本能。

小海棠觉得不公平,讨厌omega也无可厚非。

而至于陆星舟为什么猜到小海棠的弟弟体弱多病,是因为白琼和她母亲的情况。

后者也是双胞胎,只不过都是alpha,所需要的营养更多,也更难生产罢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看其实小海棠弟弟的情况比白琼好多了,他只是体弱多病,白琼这么多年从出生到现在在鬼门关走了不下十来次不说,连腺体都是靠林母的腺体移植才能勉强感知到信息素。

小海棠的omega父亲在这样的条件下能够平安生下他们已经很了不起了。

林一一心情有些复杂,有些难受,可是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她也不好过多说什么,只安慰了老太太几句,然后说要是一会儿天快黑了小海棠还没回来她亲自去找。

这个时候小姑娘应该更想一个人待着。

谁知道吃了晚饭没过多久,原本大晴的天一下子就黑了,不是天黑,而是乌云密布,一副山雨欲来的架势。

林一一望着乌沉晦暗的天空眼皮一跳,几乎是立刻出门去到了小海棠的家。

因为眼看着快要下雨了,还是暴雨将至,所以她看到陆星舟和齐溯他们要跟过来她一起出门的时候让他们待在家里。

所以林一一是一个人来的。

“奶奶,小海棠回来了吗?”

老人家也很着急,看着她脸上都是汗的样子应该也是刚出去才回来,她神情慌乱:“没有,我和老头子就是看要下雨了刚才出去找她了,我们去村子里还有她平日里爱待着地方都找了一遍,都没有找到她。”

不怪老太太这么着急,永丰这边的雨季向来来势汹汹,只要下起来了那必然是暴雨,而且这个暴雨不会像夏季其他地方那样下个半小时左右就停了,它会连着下几个小时甚至一整天。

这边不是城区,没有什么排水系统,而且又是在山里,一但这暴雨来了很容易出现山体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灾害,通常这时候大家都是待在家里等雨停了才敢出去活动,这时候小海棠一个人在外面,他们自然担心坏了。

眼看着老太太急得六神无主,竟不管不顾又要冲出去找人,老爷子这时候也拄着拐杖踉踉跄跄回来了,脸上既然疲惫又焦急。

林一一赶忙拦住他们,说道:“爷爷奶奶,马上要下雨了你们就别出去了,万一你们人没找到自己反而被困住回不来了怎么办?”

“可是小海棠……”

“我去找,我去找村里的人一起帮忙找。您放心,一旦有消息了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的。”

老太太听后眼泪没忍住流了下来,那双粗糙的布满老茧的手一把握住林一一的手:“闺女,谢谢,谢谢,您是我们家的恩人啊。”

林一一心里也不好受,因为这件事本身也有她的一部分责任,要不是她当时在小海棠和小清起争执的时候光顾着去安抚受伤的小清,没有注意到小海棠的情绪,更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她跑走了的时候追上去,可能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其实那个时候小海棠才是最需要被安慰的那个人。

她歉疚道:“您别这么说,这是我应该做的,你们好好在家待着,一会儿下雨了不要出来,等我的好消息。”

说着也不管老人家什么反应,转身往昏暗的天色中走去。

林一一先去找了村长,告诉他小海棠失踪了的事情,村长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立刻用村口大喇叭播报了这个消息,召集村民们一起出去找。

不光如此,导演组那边的人也跟着一起去了。

可从村头找到村尾,他们甚至还开车去镇子上,小海棠的朋友家,学校,各种地方都逐一仔细找了一遍,都没有看到小海棠的身影。

她整个人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无影无踪。

“怎么可能呢?怎么就找不到呢?她一个小娃娃就那么大点儿,哪怕她是alpha也不可能一下午就跑出村跑到城里了吧?”

“是啊,咱们村子就这么点儿大,里里外外都找遍了翻遍了,怎么会找不到呢?”

村长听着他们的话更急了:“你们到底有没有认真找?!再仔细想想,到底还有哪些地方没找!”

此时的天已经完全黑了,乌云阴沉,周遭风声烈烈,粗暴有力,刮得脸都生疼。

在这里土生土长的村民们都知道,这是要下暴雨,还是大暴雨的征兆,过不了多久这雨就会落下来了,没个一晚上估计不会停的。

上一年夏日雨季的时候村子里的庄稼房子都被淹了不少,今年这雨看上去甚至比去年的更加来势汹汹。

在这种鬼天气里大人出去都怵得慌,更别提一个七八岁的小娃娃了。

“真的,真的都找过了,真的没有啊。”

有个村民猜测道:“会不会是小海棠看到我们在找她故意躲起来了?毕竟今天大家因为小清的事情误会她了,她看我们声势浩大的以为我们是来抓她给小清道歉的,所以害怕了?”

“可咱们这么多双眼睛在,她能藏到哪儿去?”

林一一面上还算镇定,其实心里也乱。

村民他们找不到也就算了,她五感那么敏锐怎么也可能找不到呢?

这只能说明——小海棠真的不在村子里。

意识到这一点的林一一很是焦灼地抬头看了一眼黑云压城的天,“啪嗒”一声,一颗水珠好巧不巧在这个时候砸在了她的面颊。

几乎是一分钟不到,“哗啦啦”,大雨磅礴,在天地间落下了接天的珠帘,村民们慌忙就近找地方避雨。

村长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对他们鞠了一躬说道:“村民们,我知道这时候让你们继续找很危险,但是小海棠,还有小海棠的爸妈也是咱们看着长大的,我们不能看着好好一个孩子这时候在外面遇到危险不管啊。”

“老人小孩儿都回去,其他的青壮年跟着我一起再去找!”

村民们也没有怨言,本来小姑娘就是因为今天他们冤枉了她才伤心难过躲起来的,这事情他们也有责任,要是就这么回去了,万一小姑娘真出了什么事他们这辈子都良心难安。

不过大家虽然没有异议,可该找的地方都找过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往哪里找了。

“村长,我们找是要找的,但是总不能乱找啊,这样效率低时间拖得越长小海棠就越危险啊。”

“所以我刚才不是让你们好好想想还有哪些地方是漏掉没有找过的啊!”

正在众人绞尽脑汁冥思苦想也想不出哪里没去的时候,一旁的林一一开口道:“还有一个地方没去找。”

村长大喜,忙问:“哪儿?”

林一一望着远处的山,在昏暗的环境里那座山静默得宛若一副水墨,没有一点白日的生机盎然。

“山上,山上还没找。”

她也是刚才听村长问他们小海棠平日里喜欢去喜欢玩的地方在哪儿的时候,猛地想起了前两天在学校时候小海棠吵着闹着想让她带她去山上抓野鸡野兔。

当时只觉得小海棠只是单纯精力旺盛,想要去玩而已,如今看来或许在没有父母陪伴的这么长时间里,自己之前陪她在山上玩的那一整天是她为数不多感到快乐放松的时候。

真正让小海棠感到安心的地方不是家里,而是山里。

想明白这一点的林一一心里跟塞了一块湿布一样,堵得厉害,也闷得厉害,阴雨天的时候空气本来就稀薄,这下她更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村长他们一听小海棠可能上山去了,脸色一变,众人虽然也有点发怵,毕竟山上比山下危险多了,但还是咬咬牙还是决定趁着雨刚下的时候再去找一遭。

之后要是情况严重了,他们也没办法了为了自身安全也得回去了,至少现在他们愿意尽全人事。

林一一也去了。

顶级alpha有一个异于常人的能力,第六感很强,周遭要是有什么危险能第一时间感知从而进行规避,因此村长让林一一领队。

外头雨越下越大,山林中风声雨声呼啸,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显得格外骇人。

陆星舟和齐溯原本想着林一一出去半个小时左右就该回来了,谁知道都三四个小时过去了也没见到人。

不光是他们着急,林父还有林老太太也没也很是不安。

在林父准备去小海棠家看看什么情况的时候,一个村民带着雨笠,冒雨赶了过来。

林老太太一眼就看出了眼前这个被雨淋成落汤鸡的人是隔壁张老爷子,她忙问道:“张老头儿,你咋回事,大晚上的下着大雨你跑我们这儿来干什么?”

“我还能干什么?是一一那丫头托我过来告诉你们一声,小海棠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咱们把村子上下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找到人,现在就一个地方没找,就是山头。”

张老爷子一边说一边抹着脸上的雨水,喘着气道:“一一跟村长他们一起上山找人去了,她让我告诉你们一声别担心,她很快就回来,让你们别关心则乱也大雨天的跑出去,安心在家等着就成。”

林老太太听了急了,将拐杖怼在地上:“那怎么能行?这么大的雨,还是在山里头,万一遇到什么山体滑坡泥石流怎么办?这么危险的天还上山,你们这不胡闹吗?!”

张老爷子苦笑道:“我们哪里不知道危险?可总不能真不去找吧,万一呢那孩子真在山上,万一真的出事了怎么办?咱们这辈子都心难安啊。”

“不过你放心,我们是一起行动的,有人发生意外什么也能第一时间发现。而且我们也不是一直找,要是事后天气恶劣到实在没办法了我们就会回去的。”

说到这里他重重叹了口气:“希望能在之前找到那丫头吧,不然……”

后面的话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张老爷子交代完事情后便离开了,林父他们的神情凝重,一时之间屋子里静得厉害。

“我也去找。”

“我也去找。”

几乎是同一时间,齐溯和陆星舟异口同声这么说道,打破了周遭的平静。

林老太太看着两人脸上不似作为的焦急和担心,心下很是感动。

她竭力压制住心头的不安情绪,对他们说道:“谢谢你们的一番好意,我知道你们是担心一一,担心小海棠。但是你们要是一起还好,可现在一一他们这时候已经上山很久了,加上你们不是本地人又不熟悉这边的地形环境,要是这时候单独出去的话会很危险。”

林父虽也忧心忡忡,却还是勉强保持镇定:“小齐,星舟,你们相信一一,她说很快回来就会回来的,不会有事的。”

“可是……”

“我们知道了林叔叔,我们会乖乖在家等她和小海棠平安回来的。”

齐溯打断了陆星舟的话,后者脸色铁青,咬牙切齿道:“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替我同意?你要是怕危险你自己待着,我自己去找!”

“你没听到外婆说的话吗?我们不熟悉这边的地形,去了也找不到人,只会给她添乱。”

陆星舟下意识反驳:“谁说我找不到……”

他的话戛然而止,少有的在林一一不在的情况下压着脾气没有发作。

此时天也不早了,林老太太让他们两个早点回房间去休息,他们也各自回了屋里等林一一。

由于林一一没回来,她的房间是空着的,林父想着今晚少女可能很难回来,就算回来了也已经很晚了,于是就让陆星舟去林一一房间休息了,而齐溯则在另一个房间。

这一次两人因为担忧林一一,也没心思去争谁住林一一房间这种小事,随林父怎么安排了。

陆星舟看着窗外昏天黑地,风雨呼啸,黑夜就像是一只巨大的怪兽,将一切暴风骤雨吞噬,也包括远处那座风雨中飘摇的山头。

这么恶劣的天气,还是在山里,林一一要是遇到危险了怎么办?跑不跑得及?

陆星舟实在坐不住了,他冷静不下来,他也没法冷静。

这和信息素没关系,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他只是单纯担心林一一,单纯没办法接受她可能遇到危险,自己却在家里待着什么也不做。

不行,他要去找她。

这么想着陆星舟找出雨衣雨靴什么的穿上,全副武装后又给张明发了个消息,让他让医疗团队在山下随时待命,又让他再去找专业的搜救团队。

做完这些后青年才稍微安心了点儿,推开门,轻手轻脚地迎着暴雨逆行入了黑色的窟窿里。

几乎是在陆星舟前脚刚走,后脚齐溯也从房间里出来了。

他一开始就知道陆星舟会出去,也知道他刚才那未说完的半句话——

“谁说我找不到她的?”

准确来说陆星舟起初关心则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是他故意引导他想起来的。

尽管齐溯很不想承认,陆星舟的确是这里最有可能找到林一一的人。

因为他们的信息素匹配率太高了。

只要林一一出现在陆星舟周围,他能第一时间感知到对方的存在。

就好像……心有灵犀一样。

齐溯扯了扯嘴角,只觉得讽刺,更觉得悲哀。

为自己讽刺,也为自己悲哀,明明他那么讨厌陆星舟,最终却还是不得不依靠对方才能找到林一一。

他站在门口,神情晦暗明灭地看向青年刚才离开的方向许久,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也跟着冲进了滂沱的雨幕里。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更没写完吼!

先发一下吃个饭!啃啃!感谢在2024-04-0421:32:35~2024-04-0517:00: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陈九书3个;驾he归西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怀源长酣20瓶;住口,什么都吃只会害11瓶;叭叭6瓶;南城5瓶;任潜逃在外的神奇宝可2瓶;财米油盐酱、好想吃油查、何处不知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