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三国大无赖 > 第二百九十四章 生死一线的董贵妃

第二百六十章 困兽之斗

作品:三国大无赖 作者:多情应笑我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97万 更新时间:2024-04-20 07:05:13

“战歌震云霄,声威震四方。铁血铸忠魂,英名永流芳!”

随着最后一句唱完,铁甲军也调整好了阵型齐刷刷的站定了。

从入城到结束没有人发出一条指令,所有动作却是整齐划一。

此时他们距离公孙瓒的士兵不过七八十步远,已经进入了弓箭手的射程了,然而铁甲军似乎没看见这些弓箭手一般,只是站定岿然不动,好像一堵铜墙铁壁。

纪灵走上前来高声喝道:“对面公孙瓒手下听着!我乃温侯帐下虎威将军纪灵是也!

今日温侯奉天子令来诛杀反贼公孙瓒!温侯有好生之德,只诛首恶公孙瓒!

尔等只要放下武器举起双手投降,便可饶尔等不死!”

公孙瓒哈哈大笑:“笑话?说我是反贼?那就来抓我!给我放箭!射死这个口出狂言的家伙!”

一声令下箭如雨下。

而纪灵和他身后的铁甲军根本没有要往后退的意思,只是前排单膝跪地用盾牌护住了下盘,后排跟上帮着前护住了头脸,组成了一个简单粗暴的盾阵。

几轮齐射之后并没能给铁甲军带来任何伤害,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的盾牌上钉满了密密麻麻的箭,好像一人举着一个刺猬。

见对面停止了射击,纪灵一挥右手的骨朵把盾牌上的箭统统扫落,而后一指前方喝道:“进攻!”

“将军挥长剑,将士奋勇前。血染征袍红,誓守家国安。

箭雨穿云过,刀风卷尘烟。英勇无所惧,决战在阵前。”

战歌再次响起,铁甲迅速调整好阵型开始一步一步不疾不徐的向前推进。

虽然没有那种喊打喊杀一拥而上的速度,却有气吞山河之势。

公孙瓒脸上的表情依旧镇定,但是一滴冷汗却无法控制的从鬓角流了下来。

“冲!”

一甲顶三弩,三甲进地府。

历朝历代对于民间可持有武器的规定都不同,但是几乎所有朝代都严格规定不得私藏甲胄,否则以谋反论处。

在战场上,一个身披重甲的将军完全可以用“刀枪不入、天神下凡”来形容。

身中十几二十箭还能活蹦乱跳大杀四方也不是夸张,因为有甲胄保护,箭矢根本无法造成致命伤害。

颜良手下的精兵无法抵挡吕布的铁甲军,公孙瓒的手下同样也不能。

那些悍不畏死冲上去的士兵也不过是可以稍稍减缓一下铁甲军前进的脚步。

后方看热闹的张燕等人看得不禁热血沸腾:这他妈才叫军队!这才叫摧枯拉朽啊!

自己什么时候也可以混到这样一身铁甲,也可以像铁甲军一样所向披靡?

公孙瓒败了,败得毫无悬念,甚至有些狼狈。

传令撤兵之时士兵们如释重负,如同退潮一般呼啦啦的就撤了回来。

这时铁甲军机动性差的缺点也显露无疑:敌人想跑根本追不上!

只能让后面的弩手走上前来射了几轮,百十个跑得慢的倒霉蛋中箭倒地。

纪灵手下不光只有沉重笨拙的铁甲兵,也有其他兵种的。

之所以没有一开始让弩手出列和公孙瓒手下对射就是为了装逼。

让公孙瓒和他手下的士兵们看看,老子的铁甲就是硬!你们根本打不过!

这一招显然很有效果,连公孙瓒也不敢再让手下盲目冲上去和这支怪物军团正面硬刚了。

只是让手下拆毁沿街房屋,把砖石瓦砾都堆在街上以试图阻拦延缓铁甲军的推进。

然而他却忘记了黑山军的存在。

一场小规模的战斗下来,这些黑山军已经成了铁甲军的小迷弟。

他们会尽量在不妨碍铁甲军动作的同时跟在铁甲军后面帮着补刀喊号子,还会跟着铁甲军一起结结巴巴的唱军歌。

一见前方有公孙瓒部下设置的障碍就会很自觉的冲上去拿着铁锨铲子或者徒手搬开障碍给铁甲军开路!

公孙瓒的地盘在被一点点的压缩。

好在夜色降临了,这些铁甲军也不是铁人,身负五十多斤的铁甲也早已疲惫,纪灵这才下令收兵,让公孙瓒有了喘息的机会。

临时行辕中,公孙瓒居中而坐,其他人分列两旁。虽然厅中人数十几个却是落针可闻,所有人都沉吟不语。

“都说说!有何退敌之计!”公孙瓒打破了沉寂。

“末将以为,敌人行动迟缓,可以用火攻!”有人说道。

公孙瓒脸色很难看,行动迟缓就意味着人家会站在那里等着你去放火烧?

最多也就是在街上放一把火作为屏障可以延缓他们前进的速度罢了。

又有人献计道:“可在街上多挖深沟,深三尺宽五尺,定可阻碍敌军!”

这更是废话,深三尺宽五尺,别说是在做过土地硬化的城里了,就是在田地里挖着也不是一个小工程啊!

敌人会眼睁睁的看着你在那挖沟不为所动,等着你挖好了自己往沟里跳吗?

终于又有一个声音说道:“主公,这支重甲兵实在难以对付,要不先避其锋芒,撤出巨鹿城去?”

此话一出厅中再次落针可闻,大家都在等着公孙瓒的反应。

其实这句话也是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

避其锋芒,说白了就是打不过就跑吗!

公孙瓒也不是没有想过先撤出去,但是撤出去了只是暂时避开了城中的这些铁壳怪物,城外吕布的骑兵咋办?

就算能够以人数上的优势突围出去,又要撤到哪里去?

北边基本上都成了吕布的地盘了,常山郡还在张燕的控制之下,可以说自己返回易京的路已经被彻底给封死了。

而且想要提升撤退的速度,就不能多带粮草。

这样一支军队没有粮草补给,光靠着沿路劫掠又能撑多久?

在城中坚持是死路一条,撤出去也是死路一条,公孙瓒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无法破解的死局!

他突然十分怀念自己征伐十万民夫耗时一年多打造的易京楼来。

易京有深壑十重,城外都是五六丈高的后墙高楼,中间的望京楼更是高十丈,内有粮食三百万石,根本吃不完!

自己老老实实的待在易京当个老宅男不香吗?

可现在再想返回易京只怕比登天还难了。

公孙瓒长叹一声道:“传令下去,趁着夜色,先在主要街道上挖坑铸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