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我和男主只差亿点点 > 第 89 章 太极阴阳。

第 89 章 太极阴阳。

作品:我和男主只差亿点点 作者:一亩良田 分类:武侠仙侠 字数:88万 更新时间:2024-04-30 17:33:15

无论是藏书阁记载还是长辈口口相传,都说沧澜界最高修为乃是化神期,至于顶尖那位是化神后期还是化神大圆满,那就无人得知了。

可莼瑾道君一番随意的话,却是打破宋元喜固有印象,让他对修真界的武力值有了一层新的认识。

一般来说,修真界筑基算入门,之后金丹元婴层层递进,但是进阶化神之后就是另外一个质的飞跃,其最重要的表现就是能够感悟时间法则和空间法则。

可以这么说,化神期才是真正开始和修仙挂钩,是感悟天地道韵的开始。

眼前莼瑾道君,出窍期修为……

对方专注琢磨乌木,宋元喜暗搓搓打量大能前辈,这等可遇不可求的机会,简直比中奖一个亿还要让人激动。

莼瑾道君对乌木研究结束,扭头一看,却见小修士痴痴地望着她,其眼神实在太过微妙,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守东海几千年,除却进入邀月海的玄天宗修士,几乎见不着几个活人。

如今这么有趣儿的小辈在此,她不由升起逗弄的心思,“怎得?我这张脸太过惊艳,让你失了心魂?”

宋元喜猛地回神,却道:“太师叔祖乃是我在沧澜界见到的第一位出窍修士,我竟是才知晓师门如此强大,内心澎湃与有荣焉。”

“这算不得什么,各派皆有出窍,只平日里不露面罢了。更不必说隐世修士,也不知修炼到何种境界。”

此话一出,宋元喜表情更是错愕,各派都有出窍期修士?

“可是,师父和我爹都说,沧澜界目前最高修为乃是化神,在见到太师叔祖之前,我亦是这么认为的。”

“笑话,化神算得什么,那华阳宗的怀柳道君,天一宗的泽禹道君,缥缈阁的广济道君……哪一个不是出窍修为。便是玄天宗,不也有荣嘉和映照两位出窍道君?”

“……”

第一次听到如此多的出窍修士道号,顿时有种出窍期在沧澜界像大白菜的既视感。

莼瑾道君又道:“每百年一次宗门祭山大典,皆有出窍修士出面主持,即便那时你不过炼气期,无缘见面,也该听闻才是。”

宗门祭山大典,宋元喜确实经历过,那时他刚巧筑基,走了狗屎运得以站在队伍的末尾。可是那场大典,主持者乃是白衍道君。

“白衍主持?何时轮得到他出面。”

“太师叔祖,我不敢撒谎。”

莼瑾道君再次摸出三枚铜钱,然占卜卦象却是比先前问询师侄无极还要乱,此中甚至有一道暗红血色,她想再细看,却被天道遮掩。

烦躁!

莼瑾道君连连喝酒,对天道骂骂咧咧。

东海海域上空顿时雷声轰鸣,其雷云不断齐聚压顶,大有山雨欲来之势。

他看得心惊肉跳,小声提醒说:“太师叔祖,天道不能骂的。”再这么骂下去,会被雷劈死!

莼瑾道君仰头看了眼,表情不屑,“我体质特殊,天道能奈我何!雷云越多,不过助我修为增长罢了。”

“……”宋元喜默了默,又问:“敢问太师叔祖的灵根是?”

“变异雷灵根,化神前雷劫还能把我劈死,化神之后每次劈雷只觉痛快。”

莼瑾道君一壶酒喝完,又拿出一壶继续,声音说不出的慵懒,“若不是应约要守东海,我随便找个洞府闭关修炼,没准儿已经进阶大乘期。”

“我师兄,对,就是你太师父。三千年前,他不知发什么疯非要闯东海,结果葬身深海,魂灯尽灭。”

宋元喜听得一愣一愣的,再看对方说起自己师兄全然不伤心的外人姿态,又疑惑得很。然两人力量悬殊,且又不熟悉,这等私密问题是万万不敢提。

莼瑾道君接连念叨三日,只觉憋了千年的这口气终于吐完,浑身畅快之极。

她看向东海,瞧着哪个方位适合放置乌木,但很快想起自己守护一事,这放置乌木的事情还不能亲自去办。

“繁简这臭小子,惯会占便宜,说不定就是为徒弟送机缘而来。”

莼瑾道君转身,目光一扫,查探到宋元喜身怀无垠火,立即明白对方是极佳人选。

于是将锦盒重新扔回,说道:“这乌木,由你送入东海海域,寻到天火池,扔进火池最深处即可。”

宋元喜头脑昏沉,浑浑噩噩抬头,表情茫然痴傻。莼瑾道君默了下,这才想起对方不过筑基修为,听她念叨三日,怕是早已被道韵所缚。

正准备解开时,她又是一个迟疑,“心神竟是还未崩溃?”

这倒是稀奇,也算惊喜!

于是,干脆坐在一旁继续喝酒吃肉,偶尔闲暇看一眼,确保小修士不死就成。

宋元喜在莼瑾道君开始碎碎念时,就觉自己的识海开始震荡,随着对方不断输出,识海变得混沌,最后竟是出现一片星云团。

他于星云仿佛只是一粒尘埃,在浩瀚中如浮游飘荡,每撞到一处,尘埃颗粒就会相应的颤抖。有时疼痛难忍,尘埃一分为二;有时熬过去,尘埃膨胀数倍。

且星云极亮,他无法睁开眼,一切仅凭自己的意识摸索……

不知过去多久,眼前出现一道亮光,将他这颗小小尘埃吸附进去。再睁眼,却是老老实实坐在烧烤架旁。

宋元喜看向斜对面,哈士奇已经吃饱喝足呼呼大睡,无垠火幻化成一条绿色的小被子盖在它身上。而莼瑾道君……莼瑾道君……

竟然头枕着哈士奇的肚子,同样在睡觉?

这一幕够刺激,他家崽子竟然不惧出窍威压?而莼瑾道君竟然不嫌弃,睡在一只狗子身上?

不理解,很不理解!

莼瑾道君闻声醒来,摸出酒葫芦准备继续喝酒,想到什么忽然扭头,说道:“放置乌木一事,你去办。”

话毕,宋元喜手上多了个锦盒,而原本睡得正香的狗子,被莼瑾道君一把拎起,一并送到他怀里。

“大风尚且年幼,与你一道去,也算长长见识。”

“年幼?可是太师叔祖,它已经进入快速成长期了。”

“快速成长期算什么?即便大风成年,亦有再进化的可能。”

宋元喜听不懂,下一句就听对方说道:“你这契约兽有些特殊,在其未孵化前应是被强行融入了其他妖兽之魂,其魂微弱被大风吸收,若是日后成长得当,说不定能有一番大造化。”

宋元喜听完心头发紧,什么大不大造化不管,他家崽子可不能出事啊!

“太师叔祖,小花体内有其他妖兽之魂,日后可有危险?那是什么妖兽呢?”

“我不知。”

“太师叔祖……”

“查探大妖神魂费时费力,又不是我的契约兽,不干。”

莼瑾道君将任务交代完,东海海域忽然海水颜色变幻,由原先纯净的碧蓝色一瞬变成让人恶心的血腥色,与此同时伴随着阵阵哀嚎。

宋元喜不过筑基修为,听得这些哀嚎,只觉头痛炸裂。

“太师叔祖,这是怎么回事儿?”

“一些杂碎作贱,你莫管,安心潜入海域护送乌木便是。”

莼瑾道君留下一颗碧海珠,转身匆匆离去。

宋元喜看着消失不见的老祖宗,低头再看手中碧海珠,心情很是复杂。

这玩意儿,当初在蓬莱仙境,可是被一众修士抢破头啊!如今就为了让自己送一趟乌木,太师叔祖随随便便就送出手了?

“果然,高阶修士就是财大气粗。”

宋元喜将锦盒收入储物镯,内置碧海珠于丹田,收拾一番起身下海。

海域之下,他见识到另一番世界。

因碧海珠的效用,他在海底能够清晰视物,且碧海珠为鲛人王族所化,内置碧海珠后被鲛鲨视为同类,不啃噬攻击不说,甚至一股脑儿凑过来亲近。

宋元喜第一次被鲛鲨亲近时,吓得魂飞了一半,刚要有动作,却见那条巨大的鲛鲨冲着自己疯狂摇尾巴,而后露出纯白色的肚皮,围着他转圈圈儿。

“咕噜咕噜——”,奇怪的声音不断发出。

他听不懂,但慢慢摸索,也算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一条大鲛鲨,躺平露出肚子,要求人类修士抚摸?

宋元喜心中震撼,却依旧犯怂,这种事儿可不能干。

那条鲛鲨顿时耍赖,呼朋唤友叫来一群鲛鲨,将他所有退路堵死。而后一条条全部翻肚皮,“咕噜咕噜”不停呼唤。

哈士奇瞧着主人皱眉,立即亮出锋利的牙齿,准备上前撕咬。

宋元喜拉住狗子,识海传音,“小花别急,目前没有危险,它们视我为同类。”

是同类吗?不,是神明!

对鲛鲨来说,鲛人对它们有绝对血脉威压,而鲛人王族,对它们这群还未开智的“畜生”来说,便是神明般的存在。

莼瑾道君所赠予的碧海珠,比之一般等级要高,宋元喜内置后,在这群鲛鲨眼里,就是鲛人王族无异。

深海海底,逐渐出现匪夷所思的一幕。

源源不断的鲛鲨从各处赶来,排起长队,互相“咕噜咕噜”交流,畅谈被鲛人抚摸的快乐。而队伍的最前端,宋元喜两只手不停歇,给予每条凑上来的鲛鲨抚摸肚子。

还不能厚此薄彼,必须每条一百下。

一条鲛鲨一百下,一百条鲛鲨就是一万下,一千条鲛鲨……手都要秃噜皮了。

从惊吓到好奇,从跃跃欲试到逐渐麻木,将宋元喜折磨疯的,就是那源源不断的数千条巨型鲛鲨。

对方实在友好,且态度卑微,他想拒绝都不好意思开口。

明明先前他还在给哈士奇做烤鲛鲨来着,甚至还做了五六种口味。转身下海,就在摸人家最柔软的肚子。

“若是这些鲛鲨有灵,待发现抚摸自己身体的居然是一个人类修士,只怕得吐出一口老血。”

抚摸任务终于结束,大部份鲛鲨虽恋恋不舍,却遵循本能四散游走。唯有最先接触宋元喜的那一批,仍旧不死心在周围游荡。

他哭笑不得,抬起双手展示“证据”,“瞧瞧,真的手麻秃皮了。”

这辈子就没做过如此多的手部运动,若非筑基修为身体强健,只怕双手筋骨都得废。谁能想得到呢,抚摸鲛鲨的舒适度所需要的力量值,竟然能达百斤。

鲛鲨不懂人类语言,但因碧海珠,对于宋元喜的情绪却能感知一二。尤其是领头的那一条,硕大的眼睛迷离又坚定,最后一意孤行驮起对方,带其潜入海底最深处。

宋元喜只觉耳边嗡嗡声不断,强大的水下压强不断充斥包裹周身,在挤压自身时与碧海珠碰撞,从激烈转而柔和。而他的身体犹如一个过渡器,在极限拉扯中不断被重塑。

功法自主运转的刹那,宋元喜福至心灵,不再管鲛鲨的行为,闭眼专注修炼。

潜入越深,功法运转速度越快,不同于在陆地上的修炼,深海中被水压包围的自己,其炼骨竟然不存在停滞性?

这一认知让人惊喜,要知道这几十年,他的炼骨一直停在小成阶段,无论怎么勤奋修炼都无法突破。他一度以为自己遇到了无形的屏障。

却原来!是修炼环境的问题。

宋元喜又想到当年宋家秘地的火池,自己就是在那里达到炼气大成,成功突破至第二层炼骨。

“如此说来,想要快速炼成《阴阳诀》,不仅自身要努力,周围环境更要配合?也就是天时利地人和一说?”

“天火池试过,深海环境正在尝试,日后莫不是要再经历刀山、火海、箭林、雷雨、油锅、弱水之类?”

今日不过天真一想,却不想日后真真切切体会到各种地狱模式的修炼之地,当得一句有苦说不出。

此乃后话,此时的宋元喜专注于修炼,将深海中的灵气不断吸入经脉内,继而游走进入骨髓。

并且他发现深海内的灵气伴随巨大压强,那些压强随灵气流进经脉时,己身承受莫大的痛楚,然原本身体储存的灵力却是变得无限活跃。

他内视自己丹田,发现那些深海灵力入内,很快与原有灵力发生碰撞,在试探中缓慢融合。

惊奇的一幕出现了!

两者存有差异的灵力,很快在丹田内各司其职,进而形成阴阳两仪的立体太极图案。

从他的视角看去,正好能看到两团灵气的灵眼,如同人类眨眼一般时而开时而合,他盯着灵眼凝视片刻,立即觉察到自己神识出现迷糊。

宋元喜乍一惊醒,快速退出内视。

与此同时,一种奇妙的难以言说的想法忽然产生。

“此功法叫《阴阳诀》,那便是有阴阳两面,我修炼百年,至今只是按部就班依照功法玉简进行,可玉简内并未说明何为阴阳?所以这是属于隐藏属性?”

从入定中醒来,他拿出自己的修炼功法,玉简再次贴额,第一层炼气没有变化,然第二层炼骨内容却已然出现细微差异。

随着往后浏览,此时的功法内容与先前所比,已经有很大的不同。

可以这么说,他的《阴阳诀》再一次发生了异变。

“……”

宋元喜坐在鲛鲨背上,陷入长时间的沉寂,许久之后终于明白,玉简刻录的《阴阳诀》只是一个皮子,算是此功法的一个入门引子。

然而这本功法属天阶,是具有随时随地成长性,如同人类修炼修为进阶,又如妖兽成长不断变化,一本如同死物的修炼功法,亦是做到了如此。

领头的鲛鲨将宋元喜托到自己能潜下的最深处,之后才恋恋不舍离开。

宋元喜站在深海海底,却是不急着再往下走,反而如老僧入定一般。

哈士奇已经游累了,直接回到识海内抱着无垠火呼呼大睡,无人打扰的他,在碧海珠的保护下,陷入长时间的思维战场。

周遭的海兽来了去去了来,换了一批又一批,水流颜色渐渐变深,推挤着无意识的宋元喜往更深处送去。

只听得识海内“啵——”一声,宋元喜察觉到原本寂静的识海出现一丝异样的波动。

然不等他仔细去辨,一道极强的漩涡流来袭,强大的灵力威压将他整个身体包裹,快速送入深海最深处。

东海海域之水碧蓝,海水温和暖人心,即便是潜入到几万米之下,依旧不过零度。对于尝试过冰泉和冰湖的宋元喜来说,这无异于洗温水澡。

然随着漩涡流进入最深处,海水却是逐渐升温,五十度……一百度……两百度……待温度升到一千度时,周遭海水还未完全蒸发。

“?!”

又一超出认知范畴的事件发生了。

漩涡流消失,宋元喜站在一块漆黑的地壳上,周遭的海水以水汽的形态存在,在不规则的循环运动中逐渐凝聚成类似云团状的水汽层。似乎有吸引力,那些水汽层朝着最前方缓缓飘过去。

宋元喜不敢随意走动,只能放出神识,小心跟在水汽层后,随着它们移动的方向查探。一路毫无异样,然不知触到什么,冷不丁一股炙热包裹住他的神识。

“嗷——”

宋元喜忍不住抽痛。

无垠火从睡梦中惊醒,半团火焰从内探出,才一触碰到周遭环境,忽然变得异常兴奋。

“火!火!火!”

无垠火如同发了疯,不管不顾朝着水汽层所在方向冲去,眨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宋元喜只在识海内能够感知它的存在,然神识所能“看见”的几千米外,丝毫不见对方的踪迹。

他尝试着呼唤,但是却没任何回应,反倒是将哈士奇叫醒。

“爹爹,叫我?”哈士奇明显没睡够,站起来东倒西歪,四条腿原地打转。

宋元喜略一思索,看向前方,“小花,可惧怕那高温和水汽?”

哈士奇从识海中跃出,虽对潮湿高温的环境很不喜,却是点头,“不怕,小花天不怕地不怕。”

它的记忆传承中,极寒极热都无所畏惧。

“那好,你去前头探探,瞧瞧小火是个什么情况?”

然后,没有然后,哈士奇一去不复返了……

“小花?小花?听到回答我。”

识海中一片安静,偶尔能听到一两声犬吠,以证明狗子坚强的活着。且那叫声听着还算愉悦,又证明狗子不仅活着,而且是欢快的活着。

宋元喜:“……”被抛弃的孤家寡人。

如此,能怎么办?行且且坚强呗。最后咬牙坚持,一步一挪,往深处走去。

“也还好,至少水汽层走得比我还慢。”一个时辰走不出一千米,宋元喜不禁苦中作乐。

走了三日,水汽层消失,却而代之的是雨滴状的水膜。那些水汽重新开始凝聚,已经摇摇欲坠,将落不落的状态,就浮在他头顶上方一百米的高度。

他想起前世逢年过节,他爸带着他去菜市场家禽类摊位买活鸡。

上称称重,他爸付钱,然后那摊主将鸡脖子一抹。待血放干净,从底下抽出一个木桶,不再动弹的鸡往里一扔。然后拧开一个热水瓶,哗啦啦往里倒入沸腾的开水。

也就烫了一分钟,那鸡直接脱毛,更嫩的部位甚至秃了皮。

宋元喜抬头看低矮的“天空”,望向那些雨滴云雾,顿时毛骨悚然,“我这走着走着,该不会突然一场大雨倾盆而下,把我淋成落汤□□?”

哦不!如此高温的水汽化成雨落下,不该是落汤鸡,应该是脱皮鸡。

正想着,头顶上方一道低沉的雷声响起,而后那些雨滴似再也承受不住,从空中快速坠落。不过百米距离,宋元喜甚至还未升起躲的念头,就被淋了一身。

烫,滚烫,极致烫!

还未经历炼皮的宋元喜,“心想事成”,如愿变成一只脱皮鸡。虽不如断肢那般疼,但是全身皮肉一塌糊涂,此场面瞧着实在骇人。

然宋元喜已经习惯,淡定的拿出塑形丹服下,不过半个时辰,皮肉新生又完全长好。

繁简真君所送的一盒塑形丹,就在此处被宋元喜用得七七八八,待看到深海之下的天火池时,他刚好服下最后一颗塑形丹。

当真是多一颗不多,少一颗不少。

“师父是不是临行前给我算了一卦,怎得丹药数量都如此精准?”

宋元喜心中吐槽,眼睛却是环视查探。这一看,就在天火池靠近中心区域,在那一处液化的类似岩浆一般的天火湖中,发现两只的存在。

哈士奇在液化天火湖水中,欢快的开启狗刨模式,这样游那样游,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展示自己肥硕的身材。

而无垠火为其加油助威,直接附在它的尾巴位置,幻化成一面小旗帜的模样,并实时开启五彩颜色变化。

那颜色过分艳丽,只一眼便能亮瞎眼。

他甚至听到无垠火在喊口号,“一二,加油!小花,最棒!一二,加油!小花,最棒!”

宋元喜:“……”就离谱!

作者有话要说

狗子和小火:“好快乐,是母亲的怀抱,温暖~”

元喜:“高温,危矣!”

一亩良田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我和男主只差亿点点》第 89 章 太极阴阳。

《我当兽医那些事儿》第318章 第318章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