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王万万不可! > 第 52 章 不可能

第 38 章 不许问

作品:大王万万不可! 作者:你的荣光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45万 更新时间:2024-04-17 21:09:44

黄克己虽然才十六岁,但他真心不像一个十六岁的人。

肤色黝黑,长相老成,双手还有厚厚的茧子,要不是萧融从他眼睛里没看到那么多的红血丝,萧融可能觉得他已经二十六、乃至三十了。

同样是世家子,萧佚一辈子从未体验过什么叫做锦衣玉食,也不至于变成黄克己这个模样,要知道黄家还健在呢,黄克己也没被赶出去过。

他是个十分沉默的人,听着萧融单刀直入,他也没露出多么惊讶的神情来,只是小幅度的抬了一下头,看看萧融的脸色,然后他又把头低了回去。

萧融:“……”

史上没有黄克己的记录,他应该死得很早。

没有屈云灭,黄克己也照样是黄言炅的绊脚石,在起事之前就处理掉他,这符合黄言炅的一贯作风。

萧融又道:“我不欲同你打太极,你没多少时间,我也很忙,两日前镇北军才刚刚到达陈留城,如今城中事务繁多,咱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黄克己的双手放在膝盖上,他攥起了拳头,过了一会儿,才终于开口:“愿闻其详。”

萧融:“……”

怎么连声音都这么成熟啊,居然还是个天生的烟嗓,要是长得再好看点,一定能成为大批少女的梦中人,可惜,长得太着急了。

默了默,他收起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昨日进献宝剑一事究竟暗含什么玄机,想来你也看得清楚,黄言炅此人残忍好杀,他能做出将你舍弃、并踩着你的头颅给自己寻好处的事,那他也能为了自己的安全,亲自将你斩杀于马下,若我不出所料,你应当是回不到建宁了。”

黄克己低着头:“令尹为何要同我说这些。”

萧融叹一口气:“这理由有很多,我看不惯黄言炅残害同胞兄长血脉的行为,也怕他将这事不分青红皂白的扣在镇北军头上,另外见人有难,伸手帮一把本就是应该的事,但不管这些理由有多充分,令我、与其余镇北军都必须出手的,还是你的身份。”

黄克己沉默着,膝上的双手攥得更紧了。

萧融看一眼他的手,然后才继续说道:“当年之事孰是孰非,各人心里都有各人的判断,我也不会再说什么了。今日叫你来,我们只说如今的事,而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大王还在、只要镇北军还在,只要受过你父亲恩惠的人还活着一日,我们就不可能看着他的血脉被欺压暗害。”

“过去镇北军不知黄言炅的所作所为,才没有搭救于你,如今却不会了,如今你我坐在这里,这便是大王的命令。说来也讽刺,黄言炅因你是你父亲的儿子,就对你诸多刁难,而同样的身份到了镇北军这里,却是贵如座上宾啊。”

萧融一副唏嘘的模样,他正想再煽情一点,然后就震惊的看到,黄克己虽然是低着头的,但有水珠从他脸上掉下来,落到了他的腿上。

萧融:“…………”

这就哭啦?!

他还没真正的开始打感情牌呢!

萧融不知道的是,黄克己始终生活在高压环境当中,他是当事人,当然能最为直观的感受到黄言炅对他的敌视,然而他又没处可去,黄家也是他的家。

因此黄克己一直都感到十分委屈,他是黄言勤的儿子,他不该受到这种待遇,他那死去的父亲也不该害得他变成这个模样。

萧融说中了他最委屈的点,而不管黄克己长相有多老成,内里他都只有十六岁,又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危机,如今正是脆弱的时候呢。

萧融看似淡定,其实心里已经慌了,怎么就把人家说哭了呢,他没有哄人的习惯啊。

他想让黄克己尽快恢复正常,然而他越贴心,黄克己的眼泪就掉的越凶,最后都成断线的珠子了。

萧融:“……”

麻了。

过了快一刻钟,黄克己才终于不哭了,他红着一双眼,偏偏长得还那么黑、那么老,萧融的心情别提多复杂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自己的台词来:“我原本是想让你离开黄言炅,可如今看你落泪……想来你这些年也受了不少的委屈。”

黄克己吸吸鼻子,又有要掉眼泪的趋势。

萧融赶紧打住他:“……但我现在改主意了!我想给你两个选择!”

黄克己酝酿的泪意憋了回去,他疑惑的看着萧融,鼻音浓重的问他:“令尹说的是什么选择?”

黄克己走了以后,萧融整个人都要虚脱了。

这时代的人完全没有这么情感外露的,萧融来了这么久,一次都没看见过别人掉泪。

家里的老太太除外,老太太糊涂起来连卖菜大娘都能认成自己亲娘,还会哭着去问阿娘你怎么落魄成这样了。

……

萧融正坐在湖心亭里发呆,这是他补充精力的一种方式,突然,一个身影蹦蹦跳跳的出现在了湖对面。

丹然不知道怎么过来了,她四处张望萧融的身影,终于看到萧融,她的眼睛瞬间一亮,然后快速的朝他跑过来。

萧融问过屈云灭要如何安排布特乌族的这些人,屈云灭的回答是到时候让他们自行去找一座山,然后在山上盖房子。在雁门关的时候,布特乌族就是这么生活的,只有阿古色加和那群会医术的人待在王宫里。

而他们待在王宫也不是因为阿古色加要和外甥住一起,是因为他们那时候选的山离大军有点远,如果出了意外,他们来不及救治病人,所以才不得不留在了山脚下。

陈留城就不一样了,地势平坦,赶路很方便,而且大军驻扎的地点就在某座山下,阿古色加当即决定和全族待在一起。

对于他们这种不进城、也不和其他人交流的行为,萧融其实不是很赞同,因为外人是不会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做的,他们可看不出来布特乌族是主动避嫌,他们只会觉得布特乌族人真不好相处,连城都不进,根本就是看不起中原人吧?

如果这一族只是单纯的追随屈云灭,萧融也不会管他们在哪待着,问题他们不是啊,他们是屈云灭的母族,他们的行为就等于是屈云灭的意愿。

丹然跑过来的时候,萧融就在想这些事,等丹然跑到自己面前了,萧融突然微微一笑,对丹然客客气气的拱了拱手:“丹然姑娘。”

丹然一愣,噌的就停下,她无措的站了一会儿,然后学着其他妇人那样微微屈膝:“萧公子。”

这姿势被丹然学出来,看着有点滑稽。萧融被她逗得笑了一下,他轻咳一声,把笑又憋了回去,他问:“丹然姑娘找我有事吗?”

丹然挠挠头,被萧融一吓她给忘了,重新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那罗让我来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她准备再给你通一遍气脉。”

萧融:“…………”

“这个……最近公务繁忙,下次吧。”

丹然好奇的问他:“下次是指什么时候?”

萧融镇定的朝她笑:“等有空余了,我便差人告诉你。”

丹然:“……”

这怎么听起来好像是不会有下文的意思呢。

丹然还想再具体的问一问,萧融却叫她过去,让她坐在刚刚黄克己坐的位置上,还给她推过去一盘水果:“丹然姑娘,你从小是在布特乌族人当中长大的吧?”

丹然盯着那盘水果,想吃但又不好意思吃,隔了好一会儿才抬头看他,抿着嘴笑:“嗯。”

萧融:“那你能不能跟我讲讲,布特乌族中的一些趣事?”

丹然眨眨眼,萧融见她没开口,又把水果盘子往她那边推了推。

……

半个时辰后。

丹然这孩子真是太实诚了,一点水果就让她把全族的事情都说出来了,萧融还跟着学了一点布特乌族的知识,比如丹然叫屈云灭敏吉,敏吉的意思既是叔叔、伯伯,也是舅舅、姨夫、姑父,基本上父母同辈的同胞兄弟与姻亲,都要这么称呼,敏吉有时候还代表父亲,但为了区分哪一个是亲生父亲,他们都称呼自己的父亲为扎拉敏吉。

萧融问她为什么父亲有专门的称呼,母亲却没有,丹然说因为不管是母亲、还是母亲的姐妹,她们都是家里的主人,都是顶梁柱,布特乌家庭中的孩子也都是一起长大的,父亲一定要认清是哪个,等父亲老了,就各自照顾各自的,而母亲是要一同照顾的,所以没必要分的那么清。

萧融:“……”

他问:“那你母亲有几个姐妹?”

丹然这孩子以后不会真要给五六个妈妈一起养老吧。

丹然却对他茫然的眨了眨眼:“我母亲……我母亲有没有姐妹都没关系啊,她是中原人,我叫她阿娘,以后只照顾她一个就好了。”

萧融一愣,他以为丹然的母亲也是布特乌族人,所以她才能这么自然的把自己纯然当成布特乌的女孩。

居然是个中原人,中原人能接受这种养育孩子的方式吗?不应该把丹然拘在家里,让她学习各种管家事宜吗?

这么一说的话,萧融突然想起来李修衡受刑那天,萧融看见人群外站了两个平民打扮的人,里面有个小孩,但是太远了萧融没看清,萧融心念一动,不禁问道:“你是不是去看过李修衡受刑?”

丹然点点头。

萧融又问:“那你身边那个女子,便是你阿娘?”

丹然又点头,但是感觉光点头不太好,她便补充了一句:“那罗说,我阿娘病了,是她都治不好的病,所以阿娘不愿意出门,也不愿意和别人说话,那天是我第一次和阿娘一起出去,她牵着我的手,像这样。”

说着,丹然还给萧融展示阿娘是怎么牵她的,就是很普通的姿势。

但是丹然笑得特别开心,整个人都雀跃起来,刚刚吃水果的时候也没看到她这样高兴。

萧融大约意识到了什么,他抿着唇没说话,只是对丹然笑了笑。

不再继续这个话题,等了一会儿萧融才重新开口,转移了丹然的注意力:“阿古色加族长是个醉心医术的人,上次她给我通了气脉,我顿时就觉得身体好多了。不过有句话叫闭门造车,待在屋子里研习医术,那样的进步是很微小的,如今也没什么战事,不知阿古色加族长愿不愿意到陈留城里来,选个地方给城中百姓免费行医?不需要治什么大病,就治你们最擅长的,若要派发草药,那草药的账目就从我这出,但是不要再用什么盐女参了,如今镇北军资金紧张,这等草药我们施不起。”

丹然年纪小,不知道萧融这是拐弯抹角的要让布特乌族人入世,她只是摸着自己的脸思考:“我们擅长的?那好像就是跌打损伤了。”

萧融点头,很正确,你们毕竟是猎户出身,猎户都会一点正骨手法。

丹然又开始笑,她正想问萧融更多的细节,突然,不远处的湖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丹然?”

丹然脊背一僵,噌的站起来,然后一溜烟跑远了。

萧融:“……”

看见丹然这熟悉的跑路姿势,萧融忍不住的又想起她曾经说过的,自己和屈云灭长得一模一样。

很快,和他“一模一样”的屈云灭大步走来,这亭子都快装不下他了,他得歪一下脑袋才能顺畅的走进来。

丹然跑太快,屈云灭没追上,他也放弃了去追她,而是虎视眈眈的问萧融:“你们两个说了什么?”

萧融望着屈云灭,突然眯了眯眼:“大王上次也是这么说的。”

屈云灭愣住。

萧融站起来,他朝屈云灭走了一步,而屈云灭条件反射就后退一步。

看看他这反应,萧融笑得十分迷人:“不知大王究竟担心我会同丹然姑娘说什么,大王是想在这里告诉我,还是等我遇见丹然姑娘,再好好的问问她?”

屈云灭:“…………”

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不许问,听见没!!!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3-2320:43:41~2024-03-2322:16: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枚枚.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桃子是甜的么34瓶;是十六啊20瓶;尚华倾邪、鹅鹅鹅、碧菡、Aruan10瓶;江惊鹤6瓶;听风八百遍、芽芽5瓶;山梨山黎3瓶;我爱吃炸鸡2瓶;宁宁、阿林、睡不够不够不够、嘀嗒嘀嗒、67324236、千里快哉风、贰贰叁、橙子橘不是梨、丫丫、TEN、梵桉、荠菜团子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你的荣光向你推荐本站热门历史小说: 《薛家小媳妇》最新章节:107、恶搞番外 、 《深渊之主苏醒之后》最新章节:第 100 章 二哥的宇宙级魔法 、 《明朝伪君子》最新章节:关于新书的种种,在此一并交代 、 《在清穿文里反向养崽》最新章节:133. 第 133 章 英英穿越记(二)…… 、 《千山青黛》最新章节:第 172 章 番外 、 《刺明》最新章节:第613章 风雨过后未必有彩虹 、 《二嫁帝王》最新章节:第118章 番外22 、 《剑阁闻铃》最新章节:第 174 章 翻脸 、 《清穿之咸鱼董端嫔》最新章节:219. 番外 前世胤禛 、 《晚唐浮生》最新章节:完本和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