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硬核系统让我当大佬[七零] > 第 101 章 离别

第 65 章 乖巧

作品:硬核系统让我当大佬[七零] 作者:醉鱼仔 分类:都市言情 字数:108万 更新时间:2024-07-12 21:53:15

在孟老师的课上乖得跟鹌鹑似的的学员们,到了季教官的课上,就没那么乖了。

学员们躁动,脸上写着两个字,左边“不”,右边“服”。

合起来就是一个大大的“不服”。

季屿晃了晃脖子,活动了一下手指,发出“咯吱”声。

他看向众人,招手:“来。”

学员们互相看了看,领会了他的意思,这是要手底下见真章?行,来就来,他都这么说了,他们还会怕吗?

两个之前叫嚣得最厉害,说孟老师凭什么看上他的学员不约而同从队伍中出列,两人对视一眼,点了下头。

其中一个打头,握紧拳头,扑了上去,一击不成,还要再来,一眨眼,天旋地转,躺在了地上。

季屿面不改色,呼吸不变,看向另一个人。

有前面的例子,第二个人谨慎许多,小心地周旋,试图寻找对方的破绽。

然而再小心也没用,不一会儿,他还是和同伴迎来了同样的结局。

两人从地上爬起来,看向季屿,眼神中充满忌惮。

季屿淡淡道:“一起上。”

可恶,两人咬牙,“嗷嗷”地冲上去。

“啊!”

“哈!”

“哎呦——”

两个人与一个人相比,似乎也只是坚持的时间久了一些而已。

季屿看向剩下的人:“还有吗?”

大家都看出了他的不好对付,面面相觑,就在这时,蒋超站了出来。

“有。”

他一步一步地走出来,站在季屿的面前。季屿看了他一眼,眼神平淡,蒋超却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全身都绷紧了。

蒋超先出的拳,像打在一块铁板上。他倒退一步,嘴唇抿直,眼神中满是战意,再一次冲了上去。

几分钟后。

砰!

蒋超重重地摔在地上,凛冽的拳风袭来,直击面门,他下意识地闭上眼睛。

拳头落在他的耳侧,发出微微的震动声。

季屿收回拳头,站直,看向众人:“下一个。”

我去,这也太嚣张了吧?

他还想一个人单挑他们一群吗?

虽然他的身手确实有点不一般,但被他那种完全没把他们放在眼里的眼神刺激到,剩下的人不管三七二十一,也扑了上去。

摔倒,爬起来,摔倒,再爬起来……

第一节课结束时,训练场横七竖八躺了一地。

学员们疼得龇牙咧嘴,却忍着坚决不叫出来。

他们一群人,车轮战,打人家一个,输了就算了,还喊疼,他们还要脸吗?

大家看着全场唯一还站着的那个人,咬牙切齿,太狠了,真是太狠了!

下午的枪械课,还没有从上午的打击中完全走出来的学员们看到枪械课的教官:“!!!”

怎么又是他?!

季屿笑了笑,在学员们眼里,这个笑容极具讽刺意味,尤其是他们脸上身上还带伤的情况下,见到他,身上的伤都仿佛更疼了!

枪械课的第一项,枪械的分解与结合,简单来说,就是蒙眼拆装枪。

两张桌子,季屿站在一张桌子后,扫了学员们一眼,朝另一张桌子看了看。

学员们背过身,围成一圈,低声讨论,最终推举出一个在这方面速度最快的。

王浩就是那个被推举出来的人,身上寄托着大家的希望,王浩一扫之前的嘻嘻哈哈,搓了搓手,认真地看向桌上的枪。

是他们常用的Z-1步枪,改良版的。

别说拆装了,每一个零件他都清清楚楚。

王浩心里有了信心,看了一眼对面,就见对方已经蒙上了眼睛,双手撑在桌上,面无表情地等待。

他不再多想,拿过黑布,系上。

哨声响,王浩迅速地拿过桌上的枪,枪管、护盖、枪机、枪托、机匣……一支步枪很快被分解成零件。

紧接着,又按照原来的顺序,一样一样地装了回去。

压力之下,王浩发挥得比平时还要好,最后一个零件装上,王浩激动地摘下眼睛上的黑布,脸上露出笑容。

然而笑容还未绽放,就顿住了。

只见对方双手抱臂,面前早已放着一支完好的步枪。

王浩求证地看向同伴们。

同伴们有看天看地的,有摸鼻子的,还有的闭上眼睛,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冲他点点头。

王浩:“!”

第二项,移动靶。

这一项,学员们都上了,他们这么多人,总有一个能比过吧?砰砰砰打完,成绩还不错,可一看季屿的——

他怎么能打出这个成绩的?!

这个距离,移动靶,枪枪十环,合理吗?

季屿收枪:“还有问题吗?”

“没有……”

“大声点。”

“没有!”

知道二哥已经上了几节课,孟秋很关心,问他怎么样,季屿微笑:“不错,乖巧听话。”

“那就好!”

被形容“乖巧听话”的学员们:能不听话吗?敢不听话吗?

打又打不过,比又比不过,不听话,他是真揍啊!

信息战的部分即将进入尾声,孟秋琢磨着,怎么样能给大家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大概还是得亲身经历一次吧。

真刀真枪不太可能,那就来一次军演模拟课吧。

课前选定红蓝双方,红方攻,蓝方守。孟秋抽中的是红方,学员们是蓝色。

在地形上,蓝方以逸待劳,而红方则需要长途跋涉,相较而言,蓝方的优势更大。

蓝方的“指挥”室里,学员们也是这么认为的。

二十万兵力,光坦克就有两千多台,此外还有飞机、火炮、装甲车、舰艇……

别说打一个防守战了,真要是给他们这个配置,他们敢把周边那些不老实的都揍一遍。

不过面对的是孟老师,这段时间的接触下,他们已经清楚了孟老师的外貌多有欺骗性。学员们没有骄傲自大,而是小心谨慎地布置,将整个地区打造得跟乌龟壳似的。

都这样了,老师再厉害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突破他们的防线吧?

只要突破不了,他们就能把对方的兵力缠住,磨也能磨死对方。

首长们听说他们要搞军演,特地过来观看。红蓝双方各有一个“指挥室”,首长们有的去了蓝方,有的去了红方。

在蓝方“指挥室”的首长看到他们的布置,点点头。

他们的战术突出一个“稳”字,走一步看三步,以己方之长攻击敌方之短,可圈可点。

而同一时刻,红方那边的首长们不知道作何表情。

负责传令的人再三确认:“红方确定要这样做吗?”

孟秋毫不犹豫:“确定。”

消息传到隔壁,学员们都懵了。

啥玩意儿?

传令人员一板一眼道:“由于红方的干扰,现你方通信及预警雷达受到压制,失去部分作用。”

啊?不是……怎么就通信和雷达失效了?

蓝方学员们冷静了一下,抓紧时间弥补己方防守上的漏洞,然而已经迟了。

红方的第二波进攻来了。

“由于预警雷达失效,你方未能发现红方对你方的指挥中心、防空体系、重兵集团实行的精准打击,现你方已丧失战区制空权……”

“红方对你方电子设备、防空雷达、通信网络实行全天候、全方位压制,现你方已丧失空中搜索与反击能力,另通信、指挥受到影响……”

蓝方已经没有时间懵了,指挥团队迅速反应过来,制定新的战略。按照时间,马上就到晚上了,这里是他们的大本营,敌方对这里不熟悉,他们可以趁晚上这个时机,将被敌方攻占的重要位置夺回来!

然而——

等等……为什么红方的部队在晚上还能发挥跟白天一样的实力?

紧接着,传令的人又又又来了。

“红方通过空中兵力的投放,已占领你方后方区域,对你方实现了空中、地面双包围……”

“你方的两支重要部队遭遇红方远距离打击,战损率超百分之八十……”

“你方主力部队已被歼灭,伤亡人数超十万……”

蓝方的学员们已经精神恍惚了,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哦,军演模拟啊……

这叫军演模拟?这分明就是挨打!!

他们全程都被摁着打,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不知道敌人在哪儿,敌人却仿佛在头顶上有一双眼睛,对他们一打击一个准!

军演模拟结束,学员们一个个蔫头耷脑的,看着孟秋的眼神幽怨:“老师,模拟课而已,要不要这么狠啊?”

孟秋笑道:“都说了这是信息化作战部分的最后一课,当然要给你们好好上了。”

学员们:大可不必!

好吧,他们还是想知道老师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模拟结束,大家坐在一起复盘。

孟秋道:“第一步,使用电子作战飞机,压制敌方通信及预警雷达系统,为后续空袭计划做准备;”

“第二步,夺取制空权,使用精确的制导武器,对敌方重要设施实行重点打击;”

“第三步,电子战,全程压制敌方通信、指挥、防空等系统,使敌方陷入被动挨打局面;”

“第四步,利用装备各种夜视夜瞄器材的武器开启夜战,有效地打击敌人,进一步加快战斗进程;”

“第五步,机动部队与远程火力打击……”

学员们听得目瞪口呆,输的真是一点都不冤啊,看看这一环套一环的,再来一倍的力量也不一定能打赢啊!

“除了这些还有呢,这次都没用上,比如无人机协同作战、卫星监控、核打击……”

学员们:“!!!”

杀鸡焉用牛刀啊!

老师你这是打我们,不是跟老M干仗啊!

围观全场的首长们表面镇定,心中受到的惊吓不小,在开始之前,谁都没想到能结束得这么快,这场碾压式的军演给了他们很多启示。

信息化部队在未来或许比他们现在以为的还要重要!

首长们拉着孟秋又聊了聊。

“对,像红外夜视装置、激光夜视仪、红外热成像设备,都能实现夜视功能……”

“在交战前实行电子打击,致使敌方的通信、指挥瘫痪,抢占先机……”

“无人机能做的事那可就多了,像渗透侦察、诱骗干扰、察打一体……”

等首长们跟孟秋聊完,学员们又上前把她围了起来,关于今天的模拟课,他们还有很多问题想问。

其中一个学员就问:“老师,刚才你说的那些真的能做到吗?”

“当然了,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有些咱们暂时做不到,但M、苏等大国很可能已经有了……”

学员们眉头紧拧,焦虑起来,这要是别的国家真的对他们进行这样一场打击,他们却无力抵挡可怎么办?

孟秋见大家忧心忡忡,说道:“别着急嘛,有些咱们已经有了!比如无人机。给大家预告一下,接下来咱们的课就是围绕无人机进行。”

实践课,或者说无人机操作课。

这一批无人机已经生产出来,接下来孟秋的任务就是教会他们灵活地使用这些无人机。

这一部分的培训,孟秋偏向于寓教于乐,也不完全是娱乐,反正就是带着大家发掘无人机的各种可能。多尝试,才能发现。

在培训之余,大家还准备了一场表演,也算是无人机操作课的“汇报演出”了。

孟秋想起二哥之前说过可惜没能见到他们上次的无人机试验,便邀请他一起去看。

“二哥,今天晚上你有空吗?”

“有。”

孟秋打算给他一个惊喜:“那我带你去看风景!”

季屿点头应下。

晚上,两人收拾好出门。

吃饭的点,家属院里很热闹,反而是出去之后,外面稍显清净。

季屿跟着孟秋往前走,他看了一下方向,是往研究所附近去的。

他问孟秋到底是看什么,孟秋神神秘秘道:“等一下,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两人一直走到山附近一个较为平缓的地方。

最近一点余晖随着太阳落山消散,周围很安静,天色渐渐暗下来。

季屿打量了一下,看风景?这地方有什么特殊的吗?

孟秋张望了一下,拉着他换了个位置:“这里是最佳视野。”

季屿不明所以,突然被她拽了拽袖子,她看向前方:“二哥,来了!”

季屿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瞳孔骤然一缩。

天幕下,乌压压的机器,从天而降,嗡鸣声响起,像黑色的潮水一般涌来,带来了强烈的压迫感。

那些机器底下携带着一排炮弹,飞到近处,炮弹齐齐发射,季屿下意识地伸手要将孟秋拉到身后,却并没有听到爆炸声。

那是……烟花?

黑色的机器大军悬停片刻,齐刷刷亮起灯光,像一片触手可及的星河。紧接着变幻队形,一会儿变成飞机的形状,一会儿变成五角星,一会儿用两种不同颜色的灯勾勒出山的轮廓……

“二哥,好看吗?”孟秋问,有些遗憾地说,“可惜无人机不够多,要是再多一倍,那才有‘大军压境’的感觉,也能变幻更多的图形了……”

灯光倒映在季屿的眼里,明明灭灭,季屿看了许久,忽然转身,上前一步,表情认真。

“小蝉——”

“老师!”

季屿的话刚出口便被打断了,一帮不知道在哪儿猫着的学员撒丫子跑了过来,叽叽喳喳。

“老师你看到了吗?”

“老师怎么样,怎么样?我们刚才的表现怎么样?”

“还行吧?比之前排练时还要顺利……”

学员们很激动,这场表演他们也是第一次完整地进行,从密集弹射起飞,到空中编队行动,再到定点打击,以及最后的集群行动,他们觉得堪称完美。

孟秋先肯定了他们这场表演,又指出了刚才出现的几个小问题。学员们认真听着,频频点头:“是的是的,刚才那几架中间是没跟上,差点跟旁边的撞上……”

在学员们后面,又走出来一群人,分别是研究所代表队,沈教授一行,以及部队代表队,首长等人。

两个代表队关注点不同,一个看的是刚才那场表演中体现的技术,另一个讨论的是杀伤力、威力、能够运用到哪些战场上。

越发地热闹起来。

学员们注意到季屿,老老实实喊:“教官。”

“季教官……”

季屿点了点头,暗暗收回手,背在身后,握了握。

当天晚上,一行人散了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孟秋和季屿回到家,都快九点了。

两人洗漱完,各自回房,孟秋打了个哈欠:“二哥,晚安。”

“晚安。”

房门关上,季屿却没有进屋,他下了楼,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摘了两片薄荷叶,塞进嘴里,面无表情地嚼着。

嚼着嚼着,他突然踢了一脚旁边的水缸。

“咔嚓”一声,水缸破了个洞,水汩汩流了出来,浸湿了地面。

季屿:“……”

他要是跟小蝉说,半夜天降大石,哪儿都不砸,就砸坏了他们家水缸,之后离奇消失,小蝉会信吗?

第二天清晨,走到院子里的孟秋惊呼:“二哥,咱们家水缸破了!”

“破了?”季屿走出来,看了一眼,一脸诧异,“还真是!”

“估计是用太久了,质量不好。”他道。

孟秋蹲下去研究了研究:“是吗?感觉好像不太像啊?”

季屿打断她的探究:“桶里还有一点水,你先去洗漱。我今天去跟他们说一声,让他们出去的时候,给我们重新带一个回来。”

“哦好,就是可惜了,之前的用的还挺好……”孟秋喃喃自语。

季屿趁着她去洗漱,快速毁尸灭迹。

上午,季屿先去了一趟炊事班,跟他们说了一声。回营里,张云起在门口等他。

“团长刚才过来了,让你去师里一趟。”

季屿道:“好。”

他即刻去师里,一直到中午才回来,张云起问:“什么事?”

季屿道:“有个任务。”

“去几天?”

“短则三五天,长则……待定。”

三营里两人分工明确,张云起负责思想政治工作,季屿负责军事训练。季屿出任务的时候,张云起便在家里看家。

他道:“行,营里我看着。”

几天之后,某混乱地区。

季屿带着小队成功接应到了他们的同志。终于见到了家人,一路精神紧绷的同志将手里的箱子交到他们手里。

“保……保护好……”

一句话未说完,人便晕了过去。

身后的鬣狗追了上来,季屿道:“老鹰,夜狼,卫生员,护送任务对象先行撤退。”

“猴子、华南虎,跟我走!”他握住了手里的枪。

“是!”

两辆车开了过来,从车上跳下来几个人,穿着便装,从头到脚,武装到位,手里拿的是M国枪械。

其中一个人手指比划,指了指前方:“……明白?”

突然他汗毛竖起,猛地躲开,旁边的人没有他动作快,“砰”地一声,砸在地上。

领头的人躲在车子一侧,看着睁着眼睛,却已经停止呼吸的同伴,骂了一句:“Shit!”

一行人以车子当掩体,小心地观察敌人的位置。

只开了一枪,便没有动静了,僵持了好一会儿,他们不由怀疑敌人已经撤退了。

领头的人对另一个人使了个眼色,那人小心翼翼地从车门边伸出枪,一点一点地往外探。

没有动静,还是没有动静,或许敌人开完枪就跑了。

这人往外动了动,朝对面的废旧建筑看过去,刚露出一只眼睛。

砰!

子弹正中眼睛。

领头的人咒骂:“Shit!Shit!快上车,开车过去!”

死了两个,剩下的六个人飞快地蹿进车里,一脚油门,车子歪歪扭扭地冲了出去。

路旁边,废旧建筑里,一楼,两道身影猫在角落,看着外面,同时默念,一,二,三。

嘣!

车辆被迫停了下来,路上有地雷,车上的人不得不弃车。

废旧建筑的楼顶,季屿收枪,伸手抓住绳子,降到二楼,从窗户跳进另一栋建筑。

他看向窗外,目光冷静。

砰!

砰!

砰!

三枪,倒下了三个人,非死即伤。

在路中间的人就是明晃晃的靶子,且敌人躲在建筑里,又在高处,占据了有利的位置,领头的人大喊:“躲起来!”

剩下的三人第一反应朝两边跑,一左一右的猴子和华南虎看着自投罗网的敌人,嘿嘿笑。

“呔,吃你爷爷我枪子吧!”

改良之后的机枪火力猛,八只鬣狗,全灭。

季屿道:“收队。”

猴子和华南虎道:“是!”

“队长……”

季屿三人追上同伴,季屿问:“怎么样?”

卫生员道:“身上有枪伤,需要送医救治。”

季屿道:“准备撤退。”

负责守着伤员的夜狼道:“队长,张同志有话要跟你说。”

季屿大步走过去,受伤的张同志靠在树上,季屿蹲下身,张同志低声耳语几句。

季屿眉头紧拧:“消息确认无误?”

张同志肯定道:“确认,那人身上带着一份重要情报,将在近期与M国中情局一位高级情报员交接。那些人就是发现我知道了这个消息,才会对我紧追不舍。”

“所有人准备,撤退。”

张同志急道:“队长……”

季屿道:“我的第一任务是将你带回去。”

其他人只听他的,张同志满心不愿意,也没办法,只能被他们送回去。

他却不知道,在他被送进手术室的同一时间,季屿汇报完情况,已经带着夜狼和老鹰重新潜了回去。

夜狼,方向感一流。

老鹰,擅长伪装、机械。

作者有话要说

备注:军演模拟课参考海湾战争。感谢在2024-06-0202:29:53~2024-06-0301:11: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58097068、赵赵要暴富2个;花生拎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andy61瓶;yume60瓶;风景旧曾谙50瓶;海带结、卡卡30瓶;虞兮虞兮奈若何、雪樱璎珞、58097068、Waldeinsamkeit、连、無鈅、呀呀呀、独上西楼、小蓝雨、洛基的权杖、祖传废物20瓶;念颜19瓶;唉!求更新18瓶;萍萍、月亮不说话、温溪、程然15瓶;50250820、6299389512瓶;文荒中、拾染、晨晨子、72909049、20包养所有太太、wueuwe、Yue、大橘为重、格格巫的玻璃瓶、紫英石、噗哩、离溟、啊啊啊关、好吃可可、草ccc、梨叶小疏、花开花落、琪、杜仲、九爷、永不落幕的雨、九度、终究一人抗下、名字只有十五个字这么、小二、xianya100410瓶;半眠日记、fanniao19786瓶;明月皎皎、嘎嘎悠、西棠、ABC、就想看看、我裤衩子呢、兔子叔叔、'赴野、22723744、月亮不睡我不睡、明初昭昭、八o八、19600507、时鹤。5瓶;厌世4瓶;曦舞3瓶;阿沐2023、爱吃西红柿讨厌番茄酱、qwer、呼呼噜噜啦、Mia2瓶;湘湘、阿姜、stella、板栗包、看小说走火入魔的我、晕针、小杨、开开心心看小说、66583701、柠檬、安霖、喵喵、花生拎、御羽天涯、鱼沈燕杳天涯路、心软、千树、魃、小影、Zyy、尔东涣、这是小号、猫十一、奥利奥利奥、陳倩、@咬人的小雯子、西澳、68763052、吃饭你掏钱、润玉、北桥楠木、Tomoe、不做小困包、初见、飓风南瓜灯、婉婉动人、一一、F.u、yunyunyuanyuan、爱看小说的小玲、静曦、沐雨、23072308、拢龙哦、玉颜如玉、魏晋、41193657、每天都要开心的梅梅、大白团子、预约优酷权谋《藏海传、L.L、忘羡、一个嗲、西瓜冰、浮生一梦、喵了个咪、天佑、人间妄想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