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四千二百一十八章 还不变化回去

第四千二百一十五章 神界最恐怖的力量

作品:万古神帝 作者:飞天鱼 分类:玄幻奇幻 字数:1803万 更新时间:2024-04-15 11:18:42

“尸魇这是被击退了?好可怕的雷电之力,那片星域都被淹没,星辰化为火球在燃烧。是谁出的手?”

项楚南凝望天堂界所在星空中的剧烈变化,心中欣喜的同时,不免生出疑惑。

能击退始祖的,定然也是始祖。但哪怕他修为达到不灭无量,也看不清此刻交手双方的具体情况。

遥远的星天外,就像有两座大世界在碰撞。

风暴席卷四方,却不见其形影。

“是黑暗尊主。”张若尘道。

项楚南没有想太多,很乐意看到始祖层次的狗咬狗,笑道:“黑暗尊主终于跳出来了,我还以为他会一直隐藏下去。大哥,你好像心事重重,怎么了?”

张若尘神情凝肃,根本笑不出来。黑暗尊主已经倒向神界!

在他的计划中,黑暗尊主是最有机会争取过来的那一个。

其一在于,黑暗尊主与神界恩怨极深。

其二,张若尘可以用帮他夺取荒月做筹码。

现在看来,黑暗尊主根本没有在意曾经的仇怨,不认为自己是白元,而是新身。同时神界已经先一步,将荒月交给了他,将他拉拢过去。

“神界长生不死者比我想象中要谨慎,能够利用他人,就绝不会自己出手。可是风池就真的那么强吗,连始祖都不得不臣服?”

张若尘低声自语,眼神中既有疑惑,也有跃跃欲试的战意。

黑暗尊主极其精明,不可能看不出神界是在合纵连横,要将各方始祖逐个击破。

与神界合作,就是与虎谋皮,不会有好下场。

荒月哪有那么好拿?

黑暗尊主必然已经臣服。

能逼得始祖臣服,神界长生不死者的修为境界可想而知是何等恐怖。

项楚南反应过来,惊道:“黑暗尊主臣服了神界?他可是始祖这下麻烦大了,神界实力又增长一大截。大哥,你可有应对的办法?”

“你担心什么,这些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

张若尘笑了笑,又道:“再说,神界最可怕的地方,并不是这些始祖。”

项楚南太佩服张若尘的心境了,完全就是天地崩于前而色不变,问道:“那是什么?是七十二层塔,还是遍布宇宙的那些祭坛?”

张若尘不作回答,看着星空中快速移动的两片始祖星云,道:“尸魇向阎罗族世界树逃去了,这场混战,在毁天灭地演变了!如此混乱凶险的始祖级对决,放眼宇宙亿载的历史,也不多见。”

“当年不动明王大尊掀起的史诗级始祖大混战,怕是也不过如此。”

项楚南如此感叹一句。

他可是知道,阎罗族世界树所在星域,正在爆发宇宙级战争。

神界的两支神军,和地狱界的大批神灵对决,早已是打得群星坠落。

神灵如雨下,死伤无数。

无论是凤天和怒天神尊这些命运神殿的故人,还是阎罗族的好友亲朋,都在那片战场上。

尸魇逃亡过去,必将引发一场劫乱,大哥怎能做到依旧这般镇定自若?

项楚南忍不住,正要开口询问,却发现周围天地空间巨变,双脚落在泥土上。

脚底传来,脚踏实地的触感。

望向四周,他看见一道道神光飞来。

原来,在他没有任何察觉的情况下,张若尘已经改变空间,行在宇宙中,到达了天堂界。此刻,他们二人出现在主祭坛下方。

这种神乎其技的手段,也只有始祖才拥有。

主祭坛足有星体那么巨大,在源源不断吸收天地之气,激射出刺目光柱。

光柱直径,达到百里。

毁灭能量之强,哪怕神王神尊靠近,也要化为一团血雾。

张若尘抬起头,看向光柱上方的空间窟隆。

那空间窟窿,长宽得有万里。

以始祖的眼睛,可以看到窟窿后方的神界疆土,有山脉轮廓,有荒原大地。

这样的光柱和空间窟窿,全宇宙足有数万个。

如连接两座空间的桥梁。

张若尘双瞳中,释放出两道由始祖念头汇聚成的光束,飞入空间窟隆后方的神界。

始祖念头刚刚进入神界,就被一股诡异而磅礴的力量碾碎。

张若尘甚至都没有发现,这股力量来自何处。

“看来,他在神界另留下了底牌。与神武印记有关?”

张若尘感受到与神武印记同源的波动,压下心中的好奇,没有继续探查,目光看向主祭坛。

修筑主祭坛的修士,巅峰时期达到数十亿。

天堂界最精英的生灵全在此处。但随着第二儒祖启动祭坛,这数十亿修士,有一小半都失去神武印记和气海,等同于半废。还有上亿修士,死在神界落下的雷电天罚下,灰飞烟灭。

惨烈至极!

将这座主祭坛,称为一座大墓,丝亳都不为过。

不久前,爆发的始祖动荡,不仅毁灭商丘,方圆千万里都生灵尽灭,寸草不生,只有被鲜血染红的泥土。

别说寻常百姓和圣境修士,就是神灵都死伤无数。

而运转中的主祭坛,正在源源不断吸收这片天地中的血气和魂灵碎片,犹如祭杞一般,搬运向神界。

“拜见帝尘大人!”

赶赴过来的商天、凡尘、蒙戈、慈航尊者、古娜仙子、柯扬善数十位天庭宇宙无量境的强者,齐齐向张若尘行礼。

张若尘看向受伤不轻的诸神,道:“诸位好好养伤,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天庭宇宙生灵的血不会白流,神界和尸魇一定会付出应有的代价。”

诸神退去,唯有凡尘、蒙戈、慈航尊者留下。

张若尘弹出一道响指,身后空间裂开一道缝隙。

被镇压了的无首迦叶,从空间缝隙中抛飞出来,坠落到凡尘和慈航尊者面前。

袈裟裹尸,金光不散。

张若尘道:“无首迦叶,乃佛祖金身,身上遍布迦叶佛祖修炼出来的始祖铭纹和秩序,你们二位拿去观悟吧!我相信,你们的天资悟性,不会输于神界的这个夺舍者,短期内修为一定突飞猛进。”

慈航尊者双手合十,念出一句佛号:“多谢帝尘归还佛祖金身。”

张若尘摆手,道:“不!不是归还,只是私人交情,借给你们二人参悟。你们二位,可得加紧修炼,西方宇宙还得靠你们支撑起来。”

慈航尊者那清澈如水的双眸中,闪过一抹无奈的幽怨和苦笑。

这眼神和笑容,让在场的凡尘、蒙戈、项楚南都惊诧不已。

这哪是圣洁的慈航尊者该有的眼神?

一位女佛修,能够与号称风流剑神的张若尘成为至交好友,两人本身就是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在里面。

当然那绝不是男女之情,而是如同镜中花、水中月一般的,可感知而不可触及的美好意境。

凡尘眼中满是愧疚:“二君天逃走了!”

“我知道。”

张若尘并未追责,只是轻轻点头。凡尘道:“我一定找到他,兑现当初在灰海的承诺,不会让他为祸天下。”

“二君天虽逃走,但却阻止了神界攻打下阎罗族世界树,不算坏事,你别太自责。”

想了想,张若尘又道:“你这和尚,怎么这么多愧疚之心,活得累不累,要不还是喝点酒?”

凡尘以哭笑不得的眼神看着张若尘,心中的愧疚更深了!

“蒙戈前辈,你可知天魔在何处?”张若尘问道。

蒙戈摇头,道:“从神界回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他应该是葳身某处养伤吧!”

提到神界,慈航尊者向主祭坛上空的空间窟窿望去,感受神界逸散出来的气息,道:“天地祭坛启动后,神界所在空间与真实宇宙的距离在不断拉近,或许有一天会完全重叠。也可能,神界会将真实宇宙吃掉。”

蒙戈同样忧心忡忡:“帝尘大人,你乃是始祖,站的高度不一样,你可知神界到底意欲何为?我们又该如何应对?”

“今天或许就会有答案。”

张若尘凝望星空中的某个方向,如此说道。

在场几人,跟着望过去。

看见两片始祖星云,进入阎罗族世界树所在星域。

项楚南终于忍不住了,道:“大哥,阎罗族今天危险了!你若不出手,他们恐怕会灭族。”

这是所有人都能推衍出来的结果,气氛一下子变得极为沉重。

并非事不关己。

待阎罗族灭族,他们又还能活多久?商天已经将诸事安排下去,身形魁梧,大步走过来,远远的道:“帝尘若能出手,早在尸质赶到天堂界之前,就已经出手。”

项楚南难以理解,道:“那个时候大哥若是出手,天堂界的这一劫,或许就能避免。”

张若尘依旧岳峙渊淳的站在那里,并不解释什么。

“帝尘若是那个时候出手,黑暗尊主今天就不会现身,神界就不会暴露这一张底牌。待黑暗尊主在今后的某一个关键时刻出手,或许就能出其不意的,置帝尘于死地。”

商天走到张若尘面前,再次躬身行礼:“与帝尘的安危,与全宇宙生灵的未来相比,天堂界的这点损失算什么?”

项楚南细思片刻,顿时冷汗直冒。始祖对决,隐藏了太多凶险。蒙戈道:“楚南,若发生任何事,帝尘都要立即赶过去,那么就永远会被对手牵着鼻子走,甚至被利用。那时,别说胜算,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商天与蒙戈,曾是吴天的左膀右臂,所以极能理解最上位者的无奈。

很多时候,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座一座大世界化为功德战场,毁灭在战乱中。

不是救不了,而是不能救。

因为最上位者,不是为某一座大世界的生灵负责,是要站到更高的位置,对所有大世界负责。不是每一场战争都要赢,只需要赢得最关键的那一场就行。

如今张若尘也能做到了!

这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成长,从为一界而战,到为天下而活。

如此心境成熟的张若尘,才让蒙戈和商天真正感受到他已经超越吴天,有希望带领他们去战胜神界长生不死者这个几乎无法战胜的敌人。

慈航尊者一直在思索张若尘先前的那句话,道:“帝尘的意思是,神界要在阎罗族使用最终极的手段?”

“我不知道!”

张若尘轻轻摇头,紧接着又道:“阎罗族世界树已然成为一切风暴的中心,神界若不用出最后的手段,没那么容易将其攻破。这最后的手段,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会造成何等危害,到底该如何应对,只能靠阎罗族为我们试探出来。”

“接下来,我们将见证至高一族灭族,就像当初的圣族一样。”

83中文网最新地址

张若尘以最平静的语调,说出最残忍的话,心境强大到没有任何事物可以撼动。

一族灭于前,他也要继续等。等到神界暴露所有底牌,等到长生不死者出手,等到血流成河,等到最佳的出手时机。

冥祖有耐心,神界长生不死者有耐心,他得更有耐心才行。

尸魔以宙鼎为舟。

鼎身下方,一条宽阔的时间神河并行。

巫鼎和洪鼎悬浮在头顶,与隔空飞来的雷神锤、黑暗之鼎对碰,一路战至阎罗族世界树所在的那片星域。

魇地,像一座洪荒世界,在尸魔身后的空间中若隐若现,早已被他炼成始祖界的一部分。

魇地内的离恨天阎氏族人,以及尸魇培养起来的古之强者残魂夺舍体,全部化为一缕缕血气和魂雾,被他吞入腹中。

尸魔身上伤势早已痊愈,血气变得更加旺盛,始祖神魂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他眉心,出现一个古老的“魔”字印记.

以这个魔字,覆盖了神武印记,疯狂吸收离恨天中的量之力。

“魇”字,从虚淡,逐渐变得明亮。尸魇散发出来的修为气息,迅速攀升,越来越强。

“噬血咒!”

“噬魂咒!”

尸魔看向远处的世界树,双睡化为两团火焰,施展出始祖级诅咒。

要以诅咒,吸收所有阎罗族族人的血液和魂灵。

从而,冲击“始终如一”的境界。

“这里交给你们了!”

阎无神向命运十二相神阵中的地狱界诸神丢下这句话,眼神冷沉,又带有无限兴奋和期待,立在己字青龙头顶,向铺天盖地而来的始祖星云迎击上去。

“师尊,弟子阎无神欲战你多年了!”

阎无神金身三千丈,双臂展开,光华胜过恒星何止十万倍。

一道包裹万亿里星海的六道轮回印显化出来,如同盾牌,辉煌大气,将涌向阎罗族世界树的无形诅咒之力挡住,反压回去。

“嗷!”

己字青龙怒吼一声,无数己字印记从体内飞出,像一颗颗小型的恒星在旋转。

“滚开!”

尸魔早已没有往日的慈眉善目,有些狰狞。

黑暗尊主追得很紧,在生死关头,只有破境是唯一的念头,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宙鼎从脚下飞出,携带时间神河,与挡在前方的六道轮回印碰撞在一起。

“轰“的一声,星海被撕裂而开。宙鼎破开星空,与阎无神的金身碰撞在一起。

阎无神咬紧牙齿,以双掌接住。金刚不坏的身躯瞬间龟裂,维而,身上血肉飞散出去大半。

只有骨架,依旧完好。

同时,时间神河宛若一条祖龙击在他胸口,透体而过,不知带走了他多少万年的寿元。

阎无神犹如流星一般倒飞出去,被改字印记汇聚成的海洋接住,伤得不轻。

“哈哈!”

阎无神长发缭乱,并无半分颓丧之气,反而战意滂湃,神情狂放。

被打散的血肉残体,从虚空各方,重新飞向他。

尸魔见宙鼎一击都没能将阎无神废掉,不禁沉哼一声:“无神,你也流淌着阎罗族的血液,是量魔的后代。今日,以你血气,助为师破境如何?”

那些本是飞向阎无神的血肉残体,被始祖秩序和始祖规则牵引,转而飞向尸魇。

“就怕师尊你老人家无福消受。”阎无神面目残缺,凶狞慑人,金身再次增长,从三千丈,到四千丈,五千丈

一直增长到九干丈,才终于停下。

“吼!”

长啸一声,阎无神释放出半祖巅峰的修为境界,与己字青龙完全结合到了一起,大步冲向尸魇。

所有阻拦他的始祖规则和始祖秩序,皆被他徒手撕碎。

“果然隐藏了修为。”

尸魇吸收阎无神的血肉残体后,全身神光大涨,向前踏出一步。

顿时,空间塌陷,密密麻麻的空间碎片,死亡风暴一般击向靠近过来的阎无神。

阎无神嘴里发出龙吟,青色龙鳞覆盖金身,一拳打出。

己字拳劲,与空间碎片碰撞在一起,立即旋转起来,化为漩涡形态的冲击波。

所有始祖力量,皆被己字拳劲搬运到四方。

“嘭!”

巫鼎携带宇宙中无尽的巫道规则,从破碎的空间碎片风暴后方飞出,碾碎己字拳劲,落到阎无神身上。

尸魇这一击是全力以赴,意在将阎无神的肉身打碎,从而将他血肉、魂灵、道法规则尽数吸收。

“这怎么可能?”

出乎所有观战者预料,阎无神接了下来。

他胸口,爆射出极致的刺目光华,与巫鼎对碰,发出铿锵震耳的声音。

“他的肉身,居然堪比九鼎?这还是始祖之下的修为境界?”

命运十二相神阵中,血屠眼睛都要瞪出来了,觉得阎无神逆天得有些过分。

别说是他们,就连追上来的黑暗尊主,都是微微一怔。

被巫鼎直接打在身上,哪怕是他这种级别的存在,也绝对要受伤。

怎么可能是硬扛的?

“好家伙,六道轮回镜终于出世了!”黑暗尊主透过刺目光华,看到阎无神胸口的那面六道神镜。

这面传说中的神境,号称足可比拟七十二层塔,今日显威,果真非同一般。

尸魇加上巫鼎的全力一击,竟被他一个半祖巅峰扛了下来。

巫鼎的爆发力,有一部分被旋转中的六道轮回镜吸收,有一部分卸到四方,只有不到三分之一是落到阎无神身上。

“好!六道轮回镜,你果然早就找到了它。”

尸魔不怒反喜,脚踩时间规则神河,以最快速度追击阎无神。

只要夺取到六道轮回镜,黑暗尊主和永恒真宰又有何惧?

阎无神虽抗下巫鼎刚才那一击,但身上伤势更重了,又见黑暗尊主赶到,于是,立即远遁。

“好什么好,你不知道,今日是你死期吗?”

一只黑暗大手印,出现到尸魔头顶。万象无形印在手心浮现出来,死死锁定住尸魇,犹如拍击蚊虫一般,将尸庞打得抛飞,全身溢血。

紧接着。

黑暗之鼎砸在尸魇头顶,将他头颅打得陷入腹中。

阎无神退至世界树顶端的阎罗天外天,残破的身体快速长出血肉,看着黑暗尊主完全碾压的尸魔,心中不禁感叹。同样是始祖,这差距也太大。

他被尸魔完全碾压。

尸魔在黑暗尊主手中,却又毫无还手之力。

蓦地。

阎无神感受到一股让他窒息的凶险,目光望向头顶的破碎虚空。

什么都看不到。

但他却知,是永恒真宰到了!

“魇祖,你欲祭炼阎罗族族人和吸收量之力,以冲击始终如一,勇气可嘉,也极有魄力。可惜阎无神乃当世雄杰,有他镇守世界树,你恐怕攻不进去,不如神界助你一臂之力?”

永恒真宰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出,响彻整个星域,所有天地规则都跟着他的音波一起跳跃。

“哗!”

一瞬间,世界树上各个叶世界中的祭坛,无论大小,全部都运转起来。

形成一个个天地之气漩涡。

阎罗族已经派遣出大批修士,在摧毁这些祭坛,但根本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做到。

有的祭坛,分布在被遗忘的古村。有的祭坛,在千万年前,就埋于地底深处。

有的祭坛,早已残破不堪,只剩遗迹,位于大湖大洋的底部。

现在世界树上,从古至今修建起来的所有祭坛,不知多少万座全部被激活,射出一道道光柱,形成空间之路,连接神界。

可以说。

神武印记是神界控制所有修炼者的手段。

而祭祀用的祭坛,则是神界控制全宇宙的手段。

这一局,在不知多少亿年前,就已经展开。

利用了从古至今所有的修士。

每一座祭坛,都是神界长生不死者落下的一枚棋子,这才是池最可怕的力量。谁都不知道,宇宙中的祭坛全部启动,会发生什么。

“不好,阎罗族世界树的所有阵法,被这些祭坛破去了,变得千疮百孔,攻击力和防御力将荡然无存。”

没有阵法守护和合击,整个阎罗族在神界的两支神军面前,将一击而溃。

池瑶意识到阎罗族今日恐怕要灭族,立即唤出血红色的滴血剑,与葬金白虎一起,飞出朝天阙。

顷刻间。

葬金白虎的力量,与她结合在一起。她眉心出现一道金色葬字印记,头顶二十六重天宇世界展开,独自一人,杀向恒星骑士军团所在的那棵世界树。

若第二儒祖遵守承诺,不亲自向阎罗族出手。

他们只要挡住两支神军,阎罗族今天就还有救。

“哗!”

一剑斩古今,剑气纵横整个星域。

恒星骑士军团从世界树上,打出的所有神矛,皆被一剑斩断,化为金属残片。

下一瞬,二十六重天宇世界与世界树,重重撞击在一起。

83中文网最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