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冒牌县令,被迫登基 > 第 127 章 番外.星星之火

第 127 章 番外.星星之火

作品:冒牌县令,被迫登基 作者:红叶似火 分类:都市言情 字数:1126万 更新时间:2024-06-05 18:56:03

三月末,天气逐渐热了起来。

中午, 阳光正盛,正阳宫外一群盛装打扮的官宦女眷正排着队,等候着觐见新后。

队伍理除了端庄的妇人,还有好些娇媚的少女,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格外引人注目。

只是这会儿,她们都跟霜打的茄子一样,焉哒哒的,提不起精神。

因为为了进宫朝贺,她们中很多人辰时就从家里出发了,如今已在正阳宫外等候了一个多时辰,大中午的太阳这么大,四周又无遮阳的树木,晒得人很是难受。

一个穿着桃红色罗裙的少女捏着手帕,踮脚往正阳宫内望了望,忍不住撅起嘴小声抱怨:“老半天了,也不知在弄什么,让老太君等了这么久!”

说是小声,可前后都是人。

她前面满头银霜的老妇人回头拍了一下她的手,低斥道:“休得胡言,这是你能胡闹的地方吗?”

少女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孙女知错了,孙女只是担忧老祖宗的身子骨。”

旁边一夫人也跟着劝说道:“丘老太君,三姑娘孝顺,心疼您,心直口快了一些,无妨的。”

少女没吭声,扭头视线跟另一个穿紫衣的漂亮女子对上。

两人在半空中交换了一个眼神,目光再度投向正阳宫时,充满了不屑和嫉妒。

落毛的凤凰不如鸡,正阳宫这位也就是攀上了郑大人这根高枝才能捡到这样天大的福分。

可日子还长着呢,皇上现在是没纳妃的意思,但谁知道以后呢?

更何况,哪个男人不好色?所以今日家里中有适龄姑娘的人家都将最漂亮的好生打扮了带入宫中,想搏一搏,万一就被皇上看中了呢?

就在这时,穿着浅绿襦裙的秋碧踩着碎步出来,屈身行礼:“奴婢秋碧见过各位夫人、姑娘,让诸位夫人和姑娘久等了,皇后娘娘还在见许家老太太,因此特命奴婢过来,请诸位夫人到偏殿一歇,喝点茶润润嗓子。”

好消息是不用晒太阳了,坏消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轮到她们。

丘三姑娘扶着老夫人,嘴巴撅得老高,不满溢于言表,等进了偏殿,看到奉茶宫女那双削葱根那样白嫩细腻纤长的手指时,她的不满达到了顶峰。

啪!

丘三姑娘故意没接住茶杯,却将责任都推到奉茶的宫女身上:“没长眼睛吗?怎么伺候人的?”

那姑娘连忙跪下磕头求饶:“奴婢不小心打碎了茶杯,请姑娘责罚!”

丘三姑娘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冷哼一声,任其跪在湿漉漉还有碎瓷片的地面上,心里闪过一抹痛快。

丘三姑娘容貌出众,可却生了一双丑手。她的手指骨节很大,又粗又短,小时候还能说可爱,长大后,这双手难免有些配不上她这出众的容貌。

所以丘三姑娘平日里最喜穿宽袖的衣裙,将手指挡住。而且她还非常厌恶那些手指好看的女子,尤其是丫鬟婢女这类的,一看她心里就忍不住上火。

这些贱人凭什么能长这么一双好看的手?

可偏偏跪了一个又来一个,端着点心上来的这宫女长相倒是普通,但手如柔荑,白生生的,光滑细腻,如同玉脂,指甲晶莹透亮,带着一点粉红,宛如春日树上灿烂的桃花瓣。

又来个小妖精!

丘三姑娘心里的烦躁更甚,再加上刚才打骂了一个小宫女也无人过问,恶向胆边生,直接抄起盛点心的盘子砸到那宫女的头上,怒骂道:“没长眼睛吗?送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你自己尝尝,要甜死人啊!”

那宫女吓得浑身一哆嗦,连忙哭着跪下求饶:“奴婢不敢,奴婢给姑娘换一碟可好?姑娘可喜欢吃桃花酥?”

不提桃花酥还好,一提丘三姑娘心里怒火更盛。

“贱人,还敢顶嘴,趴在地上,将这些散落的糕点舔干净了,不然不许起!”丘三姑娘怒骂道。

丘老太君本来跟苗家老太太在聊天,听到这动静,蹙眉望了过来:“闭嘴。三姑娘身体不舒服,平儿,你送她回府,一会儿老身向娘娘告罪。”

然后又歉意地向各方表示:“今天我这不成器的孙女身体不适,惊扰了大家,在这里,老身向大家赔罪!”

丘三姑娘却不领情:“老祖宗,孙女身体很好,都是这些贱蹄子惹了孙女,孙女要好好罚她们。”

说着还踢了一下跪在地上的宫女:“舔,快点,本姑娘鞋子沾上了,快给舔干净。”

丘老太君皱眉,怎么回事?以往这个孙女性情虽也暴躁易怒,可那都是在自己家里,出了府,在外人面前,她一向落落大方。

今日这般控制不住脾气是为何?

不待丘老太君做出下一步动作,那跪在地上的宫女忽然站了起来,一头用力撞到旁边的柱子上。

刹那间,血流如注,惊得殿内的姑娘们尖叫起来。

这么大的动静惊动了主殿的虞书慧,她看向旁边伺候的宫女:“去看看外面发生了何事?”

宫女还没来得及行动,那边秋碧就急匆匆地跑了进来,跪下道:“皇上娘娘,桃丫……她撞柱子自尽了……”

虞书慧蹭地站了起来,震惊地说:“人可还有救?请大夫了吗?去将本宫的医药箱拿来。”

说着急匆匆地去了偏殿,许老太太也赶紧跟了上去。

到了偏殿,虞书慧就看到桃丫满身是血地躺在地上,连忙打开医药箱,拿出干净的纱布给她擦拭伤口,洒上止血的药粉。

其余人皆紧张地看着这一幕,就连嚣张跋扈的丘三姑娘似乎也梦醒了一般,捂住胸口,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丘老太君面色铁青,恨恨地瞪了丘三姑娘一眼,低声责骂:“看看你做的好事!”

在家胡作非为就算了,到宫里也不知道收敛。

丘三姑娘紧紧咬住唇,小声替自己辩解:“祖母,孙女,孙女今日也不知为何会这样。”

到底是宫里,也不好多言,丘老太君低声指点她:“一会儿好好向皇后娘娘认错。”

皇后刚上位,又是那等出身,恐还需要他们这些前朝老臣支持,想必也不会为了个低贱的宫女跟她们撕破脸。

只是丘老太君的希望很快就落了空,因为陈云州大步进来了。

他诧异地望着眼前这一幕:“怎么回事?”

秋碧扑通往地上一跪,大声说道:“皇上,求您给娘娘做主。今日诸位夫人、姑娘进宫朝贺,本是一件喜事,可她们对正阳宫挑三拣四,一会儿嫌等的时间太长,一会儿说娘娘怠慢了她们。娘娘看外面热,又近中午,体恤她们,将她们安置到偏殿,还命奴婢奉上好茶糕点,谁知这丘三姑娘无端发火,先是嫌茶水不好,推拒不肯接,后又嫌糕点太甜,砸到桃丫身上,还让桃丫跪在地上舔她鞋子踩着的糕点,桃丫不堪受辱撞柱自尽了。”

听到秋碧的话,不止丘老太君,其他夫人姑娘都暗悔不已。

刚才应该劝阻这位不着调的丘三姑娘的。

如今皇上听闻,她们这么多人坐在这无动于衷,该如何想她们?

先前还不可一世的丘三姑娘这会儿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陈云州冷冷地睨了她一眼:“不敬皇后,在正阳宫都敢随意折辱宫人,来人,将她押入刑部,严加看管!”

丘三姑娘连忙摇头求饶:“皇上饶命,皇上饶命,臣女错了,臣女再也不敢了……”

几个侍卫上前将她飞快地拉了下来。

丘老太君双腿发软,瘫软在地,完了,闯大祸了。

当天傍晚,这事就在京中传开了,丘家三姑娘冒犯皇后,众目睽睽之下,在正阳宫中逼得宫人自尽,现已被关押进了刑部受审。

第二日,郑深在朝堂上表示此事与他有关,他应该回避,请刑部左侍郎审理此案。

他这深明大义的模样让丘臻恨得牙痒痒的,丘臻也赶紧收敛了各种小动作,不去管这个不成器的孙女了,甚至暗暗期盼刑部能早些审判,让这事早些了结,这样过阵子大家就逐渐忘了,也免得他丘家天天被推上风口浪尖。

可事情的发展却出乎了他的预料。

刑部似是很为难,迟迟不审理丘三姑娘。

而就在这时,刑部衙门外跪了好些人,控诉丘三姑娘的恶行,砍丫鬟手喂狗,用烙铁烫婢女的脸,种种恶行,令人发指。

这事在京城引起了轩然大波,而且也引来了一波热潮,不断有奴婢的家人求告刑部,想为自己卖身为奴的女儿讨个公道。

有婢女被主子看上,始乱终弃,一尸两命的,还有婢女被怀疑偷了主子银钱就被破腹的……

一桩桩一件件,触目惊心,让更多的人了解到奴婢的生活有多凄惨。

而且随着这些事的揭露,牵扯到的朝中官员、城中大户也越来越多。

刑部左侍郎头大不已,不知该如何处置这事,只得去找郑深这个上司商量,但郑深以避嫌为借口,闭门不见。

刑部左侍郎一时半会儿也没更好的办法解决此事,导致传言甚嚣尘上,影响的范围也越来越广,甚至有进京赶考的书生站出来为他们鸣不平。

他表示奴婢虽已卖身,但也是娘生父母养的,有血有肉,也会疼也会难受,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不是冷冰冰不会痛不会受伤的物件。他们这样惨死暴毙,家人也会伤心难过。

最后该书生恳请刑部严惩这些虐待奴婢之人。

这番发言很快便赢得了京城许多百姓的赞同,毕竟大部分人都还是有同理心的。

也就到这时候,有些敏锐的官员察觉到了,此事怕不是偶然。

被牵涉进去的官员到处想门路,前朝旧臣如去丘臻之流联合起来商议,最后派了家眷想入宫找皇后说情。还有些官员去找朝中诸如郑深、陶建华、胡潜等深受圣上宠信的官员,希望他们能帮忙说说话。

这次陶建华学聪明了,闭门不出,谢绝见客。

他比别人更了解陈云州和郑深,所以他这会儿脑子清醒后也比很多人更早就发现了端倪。若没人在背后撑腰鼓动,这些受害者的父母家人哪敢跑到刑部外大闹。

还有郑深的退出,刑部的不作为,又何尝不是一种推波助澜。

这事只怕是皇上的意思。他是疯了才这时候跑出来跟皇上对着干。

正阳宫里,陈云州看着头上还裹着纱布的桃丫,淡淡地说:“你还有什么要求?”

桃丫双膝跪地,激动地说:“皇上,皇后娘娘,能替奴婢的姐姐报仇,奴婢已感激不尽,奴婢此生别无所求,只希望能一直伺候皇上和皇后娘娘。”

虞书慧没有说话,桃丫看着是个软绵绵的丫头,但性情刚毅,为替姐姐报仇不惜以身涉险,确实是个不错的丫头,留下也可。

但陈云州却摇头:“无规矩不成方圆,你不足三十岁,不可留在宫中,这是规矩,等此间事了,皇后派人送她回家吧。”

虞书慧轻轻点头:“是。皇上,如今事情已发酵得差不多了,可以收网了吗?”

陈云州点头:“差不多了。”

第二日上朝,刑部左侍郎、大理寺卿等官员站出来参丘臻、苗宗平、沈晖等四十多名官员和城中大户内宅不宁,教子无方,视奴婢为草芥,随意打杀,其行之残暴,天理不容……

这事总算是摊开,摆到了朝堂上。

丘臻、苗宗平、沈晖等人有种石头总算落地的感觉。

如今证据确凿,尤其是丘三姑娘在正阳宫里闹的那一出更是无法抵赖,所以丘臻当即就站了出来,跪下表示:“微臣失职,一屋都扫不干净,何以扫天下,更担不起礼部尚书一职。微臣恳请皇上允许微臣辞官回乡养老,至于那不成器的孙女,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按律处置,微臣绝不会徇私。”

事到如今,丘三姑娘的名声已经臭了,被京城人称为“毒妇”,所以丘家也准备放弃她了。

随着丘臻的开口,不少牵涉进其中的大臣也站出来检讨,还表示已将家中涉及此事的妻女送去了刑部或是家庙。

但这些并不是陈云州想要的。

这次之所以能闹大,还是因为丘三姑娘在正阳宫的胡作非为,若是在家里,有几人敢检举,敢告官?最后很多都不了了之。

但彻底废除买卖人口这样陈规陋习,现在又还不是时候。

别的不说,若遇到灾荒年,实在活不下去,别人想卖儿女换口粮食,若是官府禁止,这家子又没足够的救济粮,那不是就只能等着饿死吗?

还有这么多的奴仆脱离了主家以什么为生?

他们在城外没有房子、没有土地,城内目前的工作岗位也不能满足这么多人的需求。

所以只能徐徐图之,努力发展经济,发展工业,建立更多的厂房,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逐渐将卖身这样不合理非人的关系变为相对人性一些的雇佣关系。

而且若是强制用律法去改变这样的社会结构,也会招致强烈的反对。

思来想去,还是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最好。

陈云州打量着跪在殿中的数十名官员,语气充满了失望:“诸位爱卿,都是国之栋梁,掌管一衙一地,可却连家中妻儿子女都教导不好,做出此等泯灭人性之事,我甚是失望。”

这话严重了一些,但他们无可辩驳。

涉事官员连忙磕头认错,表示一定会痛改前非。

陈云州轻轻摇头:“诸位爱卿都是朝中重臣,日理万机,没有功夫管理内宅之事,亦是人之常情。”

听到这话,好些大臣松了口气,暗戳戳地想,皇上莫非准备轻轻放下此事?

就在他们抱着侥幸心理时,却听上面的陈云州又开了口。

“但就如书生李焕所言,婢女家丁也是其母十月怀胎所生,有血有肉,是活生生的人,不是咱们手边的某一个物件,他们做错事可以按规矩罚,但家规大不过国法,诸位需得谨记这点。”

这是提醒他们不要滥用私刑。

丘臻等人连忙应是。

陈云州又说:“我很忙,诸位也很忙,没那么多功夫去管你们的内宅之事,这也不合规矩。但事已爆发,引得民意动荡,我又不能不管。我昨晚想了一夜,诸位亲眷之所以对虐待、打杀家中奴仆毫不在意,皆因奴婢不值钱,一个八岁的小丫头,卖身价尚不及一头牛,不及一副头面,打杀有何负担?”

这比喻虽然俗了点,但实际上就是这个理。在很多主子心目中,奴婢跟物件没什么两样,而且还是不值钱的物件,毁了,不喜欢了,换件就是。

陈云州又道:“因此,从即日起,朝廷将限制各家蓄奴。超一品官员,各家奴仆不得超过五十人,正三品以上不得超过三十人,正七品以上不得超过十五人。至于不入流品阶和富商豪绅,不得超过十人。”

“但念及有些家族事务繁多,此规定也不宜太死板。以后凡是超过人数者,按照所超奴仆数量缴纳蓄奴金,超过五名以内,每年每名额外缴纳十银币,五名以上者,每年每人缴纳二十枚银币。至于这些钱,全部收归国库,挪用一部分做为科考所用,今年五月恩科,户部用这笔钱给每名考生发放二十枚银币的路费。”

听到前面,还有不少官员想反对。

可随着最后一句话落地,大家都闭上了嘴巴。

皇上此举收买了读书人的心,他们再反对,恐怕要被京城汇聚的一两千名考生给骂死。

再说,大不了家里少养几个奴仆就是。陶建华家里的奴仆减到了十六个人也照样够用啊。

陶建华也想到了这点,顿时大喜,看来他跟皇上还是有默契的。

他当即站出来表示:“皇上圣明,如今四海安定,可因战乱和天灾,华夏人口剧减,多地荒芜,急需人口耕种,依臣之见,各家留用一些够用就行,实不必太过奢华。”

众臣无语,话都被你说完了,他们还能说什么?

陈云州颔首:“没错。此外,以前的事既往不咎,但从即日起,凡是哪家出现□□、杀奴之事,除刑部依法惩处外,其家所用奴仆每人每年缴纳一百枚银币,为期三年。”

众臣无言,瞅了一眼户部尚书文玉龙,有种一言难尽的感觉。

一个月前,他们还担心朝廷大力减税,国库收入不丰,入不敷出,如今再看,他们属实是太天真了。新帝弄钱的手段实在是太多了,而且还条条在理,让人无法反驳。

罚金这事相当于软刀子割肉,没落到自己头上的时候,大部分的人都不会承认自己府上家教不严,子孙会做出□□、杀奴这等不体面的事。

所以反对的声浪自然就小。

陈云州见无人反对,很是满意:“诸位爱卿既然都认同此事,那下朝之后,由吏部负责,通知各地,昭告天下。至于丘尚书请辞一事……丘尚书德高望重,忠心耿耿,实乃群臣楷模,让你回乡,我实舍不得。但丘尚书今年六十有一,确实年事已高,有此心愿,我也不能强人所能。因此,我同意了丘尚书的请辞,吏部再另择合适的礼部尚书人选。”

丘臻心里发苦,还不得不谢恩:“谢皇上成全。”

该办的事都办了,陈云州也不啰嗦,一挥手:“退朝。”

丘臻跟苗宗平对视一眼,苦笑着退出了朝堂。

经此一事,朝中旧朝官员寥寥,再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而京城百姓听说了朝廷关于奴仆的新规,无不拍手称快,以后就是为了银钱,主家在虐待、打杀他们的时候,多少也得掂量掂量吧。

可这对陈云州来说,仅仅只是开始,彻底废掉卖身契这样不人道的东西才是他的终极目标。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处理好这些各家放出来的奴仆的去处。总不能朝廷砸了人家的饭碗,却又不给人家寻新的饭碗吧?

对于各州县,这事倒是好办。

因为战乱后,各地人口降了不少,这些人也不愁没去处。陈云州下旨,让各州县官府将无主的土地收归官府,分配给这些重获自由身的奴仆耕种,只需缴纳田赋,不用出田租。但土地归官府所有,不得买卖、转租。

如果这些土地分完了,可鼓励他们出去开荒,开垦的土地归其所有,免除三年的田赋,而且朝廷还将按照人头补助他们一笔银钱,帮助他们安家落户。

而京城权贵云集,攀比之风盛行,大部分人府上奴仆都是超标的。

超额的奴仆人数,每年缴纳的蓄奴金都够再买一个奴仆了,而且每年都还要缴纳,所以对绝大部分家族来说,这笔钱出起来都会很肉痛。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各家都会想办法规避这笔钱。

最常用的是两个法子,一是削减府中人手,二是分家,只要分了家,一个府上就能多出几十个奴仆名额,也就不用再缴钱了。

所以一时间,京城人牙行的生意暴跌,奴仆的价格一降再降。

没办法,出的人多,买的人少。

最后实在没辙,有些家族干脆做人情,去官府解除了奴籍,放奴仆自由,也算是全了主仆一场的情分。

对于这些人的安置,陈云州让乔昆安排人在京郊建了农庄、砖瓦工坊、纺织刺绣工坊等等,专门招募这些大户人家出来的奴仆。

而且工坊中,全部采用全新的雇佣体系。

百姓跟工坊签订劳动合同,替工坊做事,工坊按月发放薪俸给他们。只要没犯大错,工坊不得无故解雇这些百姓,百姓们若不想做了,需提前一个月向管事说明。

此外,工坊还制定了一系列工作制度,比如仿照朝廷,五日一沐休,干得好有奖励,逢年过节会发放奖金等等。

这样相对自由,而且按劳分配的新式劳动关系很快就激发了工匠们的热情,也影响到了周遭的商家和工坊。

一种全新的、更为先进的雇佣方式逐渐兴起,从京城开始生根发芽,逐渐蔓延到全国。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基友的文《林家子的青云路[红楼]》

作者:大河东流

在丧尸围城下,林烨自爆,和丧尸王同归于尽,本以为万事皆休,结果他转世投胎了。

他投胎到了古代的大户人家,照顾他的奶妈四个,丫鬟婆子未知,还有老太太、老爷、太太三位至亲,都对他爱若珍宝。

这难道是上天给他的补偿,让他可以咸鱼躺平?

等到他满月,外祖家传来噩耗,前去,他听到了熟悉的名字,贾珠、元春、贾琏。

林烨:晴天霹雳!

这居然是红楼世界,他穿成了林如海和贾敏的长子!

等等,林妹妹是孤女,没有兄弟姐妹,他难道会早夭?这可不行!

他提高了警惕心,在成长途中,避开了一、二、三……次针对他的谋杀,是内宅妇人的阴谋?还是政治对手对林家的打压?亦或是红楼剧情对他这个异类的清洗?

随着他的成长,他慢慢发现了端倪,林家麒麟儿的名声也越发广泛,成了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他年少科举有为,入朝为官后政绩优异,带着工部发明了诸多有用的器具,勘察了附近海域的资源,还发现了好几座价值惊人的旷藏,让大家把视线转向了海洋这座大宝库……

父母为他骄傲,儿子和他成为惨烈对照组的王二太太妒恨,可惜,不管她怎么在佛堂前诅咒,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越走越高。

至于林妹妹?

她有父有母有兄长,自然是林家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

感谢在2024-05-2121:10:07~2024-05-2221:30: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72453367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不胖的兔子20瓶;阿塔潘超可爱、竹语、人至中年、翡色之心10瓶;Iris33、RDJ超超超超级可爱吖5瓶;席舟3瓶;237255852瓶;浮沉、笨笨、淡淡兰亭、海晏河清、雨停江南、kelly、72453367、婉言谢绝lv、52295549、沐川、宴辞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红叶似火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冒牌县令,被迫登基》第 127 章 番外.星星之火

《被读心后我宠冠后宫》第 89 章 二更

《不登基我很难收场》131. 131 番外.我想回家

《摆烂后,我突然登基了》131. 131 番外.我想回家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