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虐文系统哭着求我辞职 > 第209章 番外二

第209章 番外二

作品:虐文系统哭着求我辞职 作者:银发死鱼眼 分类:都市言情 字数:99万 更新时间:2023-03-14 12:50:36

然后沈迎查了查,她运气倒是还行,进去游戏空间这些时间,现实中的身体并没有被别人借用。

▍银发死鱼眼的作品《虐文系统哭着求我辞职》最新章节由?[磨♂♤铁小说]?全网首发更新,域名[(motiexs.com)]▍●来▍磨♂♤铁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motiexs)•(com)

也不知道是不是游戏早有打发她回来的意思,所以给她身体设定了自主行为系统。

这个系统倒是不功不过,为了生活,它选择了利用沈迎当下看起来最突出的资本赚钱。

也就是她的美貌。

然后在这边成为了各种真人秀演员,据说那个尺度不小的恋综已经不是第一份工作的。

在这之前还参加过地狱厨房,挨了戈登拉姆齐不少喷,算是在一定观众之间混了个脸熟。

沈迎心说这系统确实不行,换她自己上,那厨艺和悟性不会挨喷的,高低整个冠军玩玩。

接管一家赌.城的餐厅成为主厨,也算是高薪工作。

说话间,沈矩走了过来,揽住她的肩膀:“走吧?先去吃饭。”

沈迎有些无奈:“咱俩好像也没那么熟?”

沈矩:“瞎说什么?我可就你这么一个妹妹。”

沈迎嗤笑:“咱俩都出五服了,这一代可好几十个人,你这么说家里别的兄弟姐妹可得急眼了。”

沈矩行事洒脱,漫不经心,但骨子里却有着高人一等的傲慢。

他理所当然道:“那些臭鱼烂虾配做我的兄弟姐妹?”

沈迎啧啧赞叹:“所以家族那几个老家伙怎么想的?”

“怎么会觉得你这样的人可以带领家族?”

沈矩看了眼沈迎,似笑非笑:“他们确实蠢。”

“好不容易利用血缘责任将你束缚在家族的车头上,却为了蝇头小利首鼠两端。”

沈迎:“倒也不用这么说你自己。”

沈矩搂得更紧了,亲昵道:“我认真的,我比你优秀的那一点点,就是可有可无的蝇头小利。”

沈家是个拥有千年传承的隐世家族,不仅在国内有些极高的影响力,便是全球,也多的是位高权重的朋友。

底蕴深厚也就意味着作风守旧,又因为沈家玄门魁首的特殊性,每一代的家主必定是当代最具天分的那个人。

沈迎这一代拥有资质的小辈好几十人,但沈迎和沈矩是最优秀的,他俩是千年来都罕见的天才,如果出生在不同的时代,绝对都是那一代的掌舵人。

家族里的老人每每扼腕。

沈迎以前倒不是现在这幅德行,她十几年如一日的勤勉自律,一心为成为家主为目标。

十六岁那年,沈矩这个家伙不声不响的离家出走了,只留书一封说是要去享受外面的花花世界。

家族里的长辈气个半死,但却无可奈何。

因为那个年纪的他们,已经远超长辈们的修为,沈矩只要想遮掩行迹,任何人都算不出来。

他的离去倒也不能说完全没妨碍到沈迎,家族的长辈在接下来十年中,每天耳提面命的就是她会成为家族族长,沈家会在她的带领下如何如何。

沈迎也理所应当的这么认为,若是沈矩在那之前还能与她一争。

那对方消失这十年,那被浪费的时间,生疏的功力,两人出现差距是必然的。

所有人都这么想,直到今年家主的继任大典前夕,这家伙跑了回来。

大言不惭的要跟沈迎竞争家主之位。

按家族规律这是合理的,沈迎也好奇对方现在是个什么成色,便答应了。

结果尴尬的输了!

其实沈迎对于家主之位倒是没那么偏执,但她不能接受的是,自己勤学苦练的十年,居然败给了这个在外面花天酒地混了十年的家伙。

这对她这些年来的努力,简直是一种羞辱,让她觉得自己就像个笑话。

价值被颠覆,自信被击碎,沈迎便离开了家族走上了摆烂之路。

这么多年下来,倒是也明白了自己当初为何会输。

确实不冤,沈矩离开的时候,家族里其实就教无可教。

沈迎那些自以为是的努力,不过是挖掘以往并不如自己的人的经验。

而这方面,沈矩天生就比她自负一筹,他选择了走自己的路。

卷入滚滚红尘,有足够多的样本,见识过足够多的人,三教九流应有尽有。

却是比闭门造车的沈迎更胜一筹。

正如沈迎,她进游戏摆烂这些年,根本没有过一天有想要精进学艺的念头,如今以往混沌的地方,如今却看得清清楚楚。

就比如——

她切着牛排,突然对沈矩道:“你想骗我回去顶着好自己甩掉家族责任潇洒对吧?”

沈矩手一顿:“没有。”

沈迎:“你还挪用家族资产还你在外边欠的一屁股烂债。”

沈矩也不装了,直接摊牌道:“我就是回来骗几个钱花,顺便解了你的缰绳让你也出去欢快几天。”

说着唱作俱佳道:“我可怜的妹妹,生下来就被套着训着立志做家里的小黄牛,从没见识过外面的世界,也不曾放浪形骸,要不是我回来,打断了你的继承仪式,你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难道哥哥这番良苦用心,不值得你帮我抹平这个账吗?”

沈迎倒是不怀疑他的话,这家伙从小有什么好事确实也给她留着一份,加上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动机倒真的就跟他说的这么单纯。

他对家族是没有兴趣的,这很明显,但对于占家族的便宜却当仁不让。

沈迎笑了:“确实,体会一番你在外的潇洒,确实是我以前不曾见识的精彩。”

沈矩脸上的笑意变僵了,他盯着沈迎:“不是吧?你这都还——”

说到一半他停下,看着沈迎全身上下的细节,慢慢瞳孔收缩,掩饰不住惊诧。

“不对,你不对劲,才几个月而已,你不该是现在这样?”

“你去了哪儿?还发生了什么?”他仔细审视,竟发现沈迎对他来说,犹如一团迷雾。

他竟测不出她的未来了,只隐约感觉到一股上位的能量压下来。

让沈矩觉得自己此刻犹如泰山下的行人,看不清全貌。

沈迎看着他笑眯眯的,没有说话。

这下事情就尴尬了,俩都知道对方打的什么主意。

沈矩先开的口:“你不能这样。”

沈迎:“我管你,反正家族现在认知里你是最强的,我俩就算同时跑路,他们优先找的也是你。”

说着沈迎还好心提醒:“别小看家族,当年没找到你是因为我还在,他们舍不得下血本。”

“如今嘛——”

沈矩不干了:“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找个会所挂牌?”

沈迎眼睛都亮了:“还有这等好事?”

沈矩:“……”

沈矩突然就意识到,自己当初的行为把自己坑得多深。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