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传奇 >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 524. 主播大厅 幸运游轮

524. 主播大厅 幸运游轮

作品: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作者:桑沃 分类:科幻传奇 字数:356万 更新时间:2023-10-23 16:59:41

第五百二十四章

半个月的时间门,不算太短,但也绝算不上太长。

对于刚刚进入梦魇、必须频繁下副本才能获取生存必要积分的主播来说,十五天就是一道无法跨越的分水岭。

毕竟,绝大多数C级以下的副本,其总时长可能都只有数个小时。

十五天过去,没有潜力的新人基本上都已经被淘汰了,成为了无人问津的灰色数字,被无声无息地留在了一个个小型副本之中

而对于像温简言这样,已经联系多次白金通关超高难度副本、甚至已经靠恐怖的积分总量位列前十的主播来说,更长的时间门也不过只是弹指一挥罢了。

不过,之前跟自家公会会员许诺了会带他们上豪华游轮进行团建,所以,即便现在在距离拍卖会还差七天,他们就要出发前往游轮了。

“呜呼!▰([(motiexs.com)])✮来▰磨.の铁小说▰.の看最新章节.の完整章节▰(motiexs)•(com)” 一个粉头发的少女跳了起来,星星眼地注视着手中耀眼的金色船票,“豪华游轮团建!好耶!”

她看向温简言,漂亮的粉色眼睛里泪光闪闪:

“会长真的是大好人!”

温简言:“……”

“这位是玛琪。”

陈默没有起伏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最近通过考核加入公会的A+级主播,灵媒系天赋,重点培养的新成员之一。”

温简言的视线默默移向下一个人。

那是一个看着十分阳光的青年,头发和眼珠都是很浅的亚麻色,他的脸上带着暖阳般的微笑,但在双眼里却似乎深藏着无穷无尽的野心。

“会长好。”他恭恭敬敬地说,但眼神却从未离开温简言身上片刻。

“这位是常飞羽,”陈默的声音再次传来,“A级主播,攻击类天赋。”

最后一位,是一个身材健壮,深色皮肤的高大男性,肌肉发达的肩膀将衣服撑得鼓鼓的,再加上高高的个子,看着十分有压迫感。

见温简言看过来,他就立刻垂下双眼,闷闷道:

“……会长。”

陈默:“孔卫,A级主播,防御类天赋。”

“……”

温简言默默地扭过头,看向身后促成这一切的人。

陈默:“他们三个都是我最近着重培养的主播人才,这次和会我们一起行动。”

身为副会长,他最近对公会进行了心狠手辣的改革,而这不仅仅代表着将绝大多数浑水摸鱼的废物清出去,也代表着将有才能、有潜力的可造之材筛选留用,着重培养,甚至还用了并不光彩的手段去挖了其他公会的种子选手。

也正因陈默的这些手段,所以,即便已经削减了三分之二的人数,他们的公会已然还能保住现在的排名位置。

而作为被陈默精挑细选出来的重点培养人才,这三位也会加入这次的游轮之行。

温简言:“……”

身为本公会会长,也是本公会唯一的实际所有者和管理者,对于面前的这三个人,温简言他……

一个都不熟。

陈默看向三人,道:“去收拾东西。三个小时之后在码头见。”

“是,副会长!”玛琪郑重其事地用脚跟一敲地,怪模怪样地敬了个礼,然后扭头看向温简言,“拜拜,好会长!”

做完这一切,她转身蹦蹦跳跳地跑了出去。

而常飞羽则礼节周全地和房间门里所有人都笑着道了别,然后才转身离开,孔卫则是一言不发地鞠了个躬,跟上了他。

很快,会议室内只剩下了陈默、闻雅,温简言三人。

陈默看向温简言,问:“你什么想法?”

“嗯,有点难说,”

温简言沉吟两秒,才终于郑重其事地开了口:

“就是……他们消费习惯怎么样?”

陈默:“……”

眼看着陈默太阳穴上青筋暴起,突突狂跳,似乎再次有了以下犯上的冲动,闻雅叹了口气,插话进来打圆场:“我想,陈默的意思不是这个。”

“从公会刚刚建立起来活到现在的人所剩无几,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我们公会现在确实算得上人丁凋零。”闻雅冷静道,“尤其在苏成退会之后,我们的副会长职位也出现了空缺,现在是急需补充人手的时候。”

“这次‘团建’一来是为了犒劳士气,”闻雅继续道,“二来,也是为了定下一位副会长的人选。”

温简言撑着下巴,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脸上的神情似乎并无太大变化。

一旁的巨大屏幕之上,显示着前十挑战赛的动向。

在经过了一个月的招募过后,副本已经于十小时前开始。

虽然挑战赛的直播并未向主播公开,但是,与此相关的赌局的热度却依然居高不下。

整个论坛都被挑战赛的狂热氛围感染,放眼望去,几乎所有的帖子都与其相关,主播们分析着不同参赛者的公会背景、实力水平、积分排名,猜测着究竟谁会赢下这场挑战赛,成为梦魇新晋前十。

随着时间门推移,积分赌注水涨船高。

温简言漫不经心抬起眼,视线一旁的屏幕之上。

前十挑战赛正在进行中,副本后挂着鲜红的【live】,倒计时还剩不到八十六个小时。

这次的副本是PVP限时本,时长为四天。

而在这不长不短的四天时间门里,会有上百名中高阶主播在一个副本之中厮杀,角逐出一个最强之人。

“喂,你还在听吗?”一旁传来闻雅的声音。

温简言收回视线,懒洋洋地附和道:

“行啊,我没意见。”

他在椅子上打了个哈欠,然后才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看着好不闲散,“你们决定好了告诉我就行,反正我这次上游轮只负责度假休闲,……哦对,还有买单。”

温简言挥挥手:

“三个小时后码头见是吧?我记住了。”

*

离开公会,温简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门。

他站在自己的房间门里,很快意识到自己没什么东西需要收拾。

他是两手空空进的梦魇,在这里获取的一切也都是用积分换取的,很难说得上有什么真正、属于他自己的东西,而梦魇的游轮豪华至极,上面可以说是应有尽有,只要他有足够的积分,就能买到一切。

终于独身一人之后,温简言开始习惯性地在心中排阵布局,演算着现在的情形。

虽然他已经决定当个甩手掌柜,放任陈默他们处理所有的公会事务,但是,从公会发展的角度来看,温简言不得不承认……

陈默做出的选择是正确的。

在云碧蓝死亡,苏成离队的现在,公会急缺有生力量。

而这次的“团建”,显然正提供了类似的筛选机会,如果真的能借此培养起新的心腹,那对他们的助力不可估量。

可是……

他注定要辜负陈默他们的拳拳苦心了。

因为他们不知道,无论是再多的优秀主播、再强的助力,对温简言接下来要做的事已经提供不了多少帮助了。

接下来的路苦寒黑暗,只容一人踽踽独行。

对此,温简言心知肚明。

也早已习惯。

“……”

温简言垂下眼,视线落在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上。

一枚冰冷沉重的衔尾蛇戒指咬在手指根部,此刻正被他若有所思地转动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在思考的时候,总会下意识转转它。

这可是不太好的坏习惯。

温简言像是被烫到一样,猛地松手。

注视着那枚戒指,温简言罕见地露出一丝踌躇的神色。

说起来这个……

事实上,他早八百年该联系巫烛了。

在【育英综合大学】副本之中,温简言在其中敏锐地觉察到了和巫烛相关的痕迹,而且,根据他在这些副本之中发现的事实来看,很显然,巫烛在梦魇之中的位置,可能远比他之前想象中更敏感、更关键。

虽然巫烛对苏醒之前仍然并无记忆,但他的回答说不定也会带来意外的指引。

这些都是纯理性的考量。

根据这种思路,副本一结束温简言就该这么做了,但他却避开了这明显的正确答案,而是选择了四处玩乐、闲散度假。

“……”

唉。

温简言忍不住抬手摁住隐隐作痛的额角,唉声叹气。

在这段时间门里,他一直刻意回避想到这家伙,试图用时间门来淹没冲淡任何与其相关的所有细节。

但是事与愿违。

即便已经过去了太久,但对方嘴唇压下,手掌盖在眼上的触感却仍然过分鲜明,稍一不注意,好像一闭眼就会重新浮现出来。

那淹没而来的睡意、和戛然而止的孤独。

这让他觉得很怪。

一想起来就浑身不舒服的怪。

就好像……清楚有什么古怪的东西在悄无声息地变质,但却不知如何阻止,只能选择对其避而不谈。

现在回想起那件事,温简言不由自主地隐怒起来。

巫烛当时但凡做到最后,事情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复杂,让他一想就头疼的要命。

就这样还能算是神?

羊尾的神吧。

去他大爷的。怂死算了。

*

三个小时之后。

码头。

所有人都准时来到了集合地点。

温简言扫了一圈。

公会的骨干基本上就都在这里了。

陈默、闻雅、黄毛、季观,以及作为副会长候选人而被一起带上的玛琪、常飞羽和孔卫。

一共七人。

这个花销可不会小。

在温简言来得及感到胃痛之前,陈默率先发话了:

“所以,游轮呢?”

码头前,是一望无际的湛蓝海洋,明明是由梦魇制造出来的海域,但看上去却和现实生活之中的大海一模一样,海风卷着咸腥的气味扑面而来。

放眼望去,是与天色相连接的无边海洋,耳边是规律的阵阵涛声。

温简言回过神来:“几点了?”

几人一怔。

闻雅低下头,扫了眼手表:“差两分钟十二点。”

“那快了。”温简言说。

“?”

没上过游轮的几人都是一怔,倒是常飞羽笑了:“确实快了。”

指针指向了十二点。

在那一瞬间门,像是有无边的迷雾被破开,头顶高照的阳光忽然暗了下来,被驶入海港的庞然巨物彻底遮挡。

暗影笼罩下来,码头上的几人下意识抬头,被眼前的钢铁巨轮惊得几乎忘记呼吸。

这是一艘在现实世界之中几乎不可能出现的庞大巨轮,其船身硕长,放眼望去几乎无法看到边缘,雪白如浪的船身之上,是硕大的烫金文字。

【幸运号】

温简言在巨大船身笼罩下的阴影中转过身,掀起的冰冷海风卷起他的头发,吹得他衬衫猎猎作响。

他笑道:

“欢迎诸位来到飘浮于梦魇之中的唯一甜梦,为您提供无比享受的豪奢巨轮——幸运号游轮!”

在震耳欲聋的汽笛之声中,常飞羽按住头顶的帽子,笑着问:

“怎么,大家都没上去过享受一下吗?”

陈默的面孔重归岩石般平静:“是啊,工作太忙了,没找到时间门。”

温简言心里咯噔一下。

果然,下一秒,陈默缓缓扭头,幽深的目光落下温简言身上:

“会长,看来您对这艘游轮了解的很清楚啊。”

他面无表情:

“您来过多少次?”

温简言:“……”

刚刚的意气风发被一扫而空,他鹌鹑似的转过身,干巴巴笑了两声:“哈哈,这舷梯怎么还没有放下来?这次速度也太慢了,等上去之后我要投诉他们……”

舷梯放下的速度并不慢。

细长的洁白舷梯一点点延伸至码头之上,像是一只停落下来的飞鸟,将众人牵引至苍穹之上。

一行人顺着舷梯向上。

身穿笔挺制服的侍者站在舷梯尽头,彬彬有礼地鞠躬:“尊贵的VIP客人,您好,欢迎来到幸运号游轮。”

无需检票,只需持有船票,即可直接登船,并享受现实世界绝无可能体验的豪华体验。

在专属侍者的带领之下,一行人走入了船舱内。

在他们的身后,长长的舷梯收起,船身再次变得洁白光滑,毫无一丝瑕疵,伴随着一声鸣笛,庞大的游轮再次缓缓启动,向着无边无际的海洋驶去,很快就被蒙蒙水汽吞噬,刚刚还极具压迫感的钢铁怪物,只是一眨眼就消失在了海洋之上。

就像此次前来,只是为了接他们几人一样。

和外部看起来相同的是,幸运游轮的内部是无与伦比的豪华。

地面是看不出材质的厚重地毯,将所有的声音都吸收殆尽,走在上面像是踩在了云端。

不知是不是因为他们购买的是VIP船票的原因,一路上没有见到半个人影,一路悄然。

很快,侍者将他们领到了头等舱。

“您好,您的房间门到了,这里是您的开门钥匙。”

一共七人,自然也是七间门房。

他恭敬地低下头:“幸运号游轮的具体结构,以及船上的所有娱乐项目、以及我的联系发方式都已经发送至您的手机之上——如果您需要的话,也可以在床头找到纸质版——如果您有任何问题,欢迎您随时联系我,我将竭力为您服务,满足您的所有需求。”

说完之后,侍者深深向他们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

玛琪打开一间门房的舱门,好奇地探头进去,发出毫不掩饰的一声惊叹。

“好大、好豪华!”

她以这个别扭的姿势扭回头,星星眼看向温简言:

“会长天下第一好人!!”

温简言点点头,毫不害羞地接下了对方的赞美。

闻雅打开手机,在上面浏览着刚刚侍者所说的内容,即便是沉稳如她,也不由得扬起眉头:

“喔……”

常飞羽介绍道:“如果想吃些什么的话,可以联系头等舱私人厨师送到船舱内,也能去专门的头等舱进餐区域吃东西,尾部是赌场,甲板上有泳池派对和酒吧,基本上你们能想到的娱乐项目都应有尽有。”

显然,和温简言一样,他也不是第一次上到游轮上了。

“我等会儿去赌场玩两把,”常飞羽伸了个懒腰,笑吟吟看向温简言,“会长,您一起吗?”

“不了。”

温简言一口回绝。

他并不喜欢赌场。

甚至可以说得上厌恶。

赌场营造出来的氛围,是名为欲望的魔性漩涡。

而梦魇之中的赌场更是如此。

温简言在现实世界之中见过足够多的人为之疯魔,直至倾家荡产,家破人亡,他见得太多,了解的又太深,所以对赌场这一存在向来十分警惕。

就连上次温简言进赌场,目的也是为了和里面的人打交道,不着痕迹套取情报,而绝非为了什么娱乐目的。

“我去甲板,”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副墨镜,架在鼻梁上,嘴角勾起,活脱脱一副懒怠的纨绔子弟模样,“还是泳池派对和酒吧更适合我。”

其他几人也都各自决定了最先去往的地方,常飞羽、黄毛去赌场,季观、孔卫玛琪去吃东西,闻雅则是和温简言一起上甲板。

一旁,陈默低头看着手机,眉头深锁:

“我留在房间门,等会儿加入你们。”

他神情阴沉,像是下一秒就要咒杀全船的人,声音从牙缝中挤出来。

“……有公务要处理。”

在对方来得及将怒火倾泄在自己的身上之前,身为一切始作俑者的公会会长机敏地后退两步,悄无声息地溜走了,几乎是眨眼间门就跑的没了影。

陈默:“……”

想、杀、人。

*

甲板上。

一个个形状不规则的湛蓝泳池镶嵌在甲板上,造型优美的酒吧吧台错落有致,无数男男女女在此狂欢。

幸运号游轮上,即使是三等舱的船票都价格高昂。

每个上船的主播都对自己的未来心知肚明,他们清楚死亡可能就在明天,因此,无论是多么堕落、多么放纵的享受都被合理化,无数欲望都在此滋生。

既然已经身处梦魇之中,不如在此沉溺下去,做个短暂的美梦吧。

VIP专属区域。

温简言懒洋洋地靠在吧台上,手里端着一杯天蓝色的鸡尾酒。

他穿着一件十分花哨的衬衫,衬衫敞开着,露出大片洁白的腰腹,松松垮垮的沙滩裤挂在腰上,繁复的金色咒纹从侧腰向下延伸,最终没入了布料深处。

他姿势散漫,穿的也十分随意,但奈何脸和身材都过于出挑,即便在人数不多的VIP休息区,也已经源源不断地出现了好几波前来搭讪的人。

肩膀上被拍了拍。

温简言脸上架着墨镜,甚至懒得睁眼:“不好意思,不喜欢男不喜欢女,不喜欢三人行,没兴趣玩暧昧,更不参加银趴。”

对方陷入了沉默,似乎放弃了。

几秒之后,身边传来了椅子被拉开的声音。

一道略带沙哑的少年音响起:

“给我来一杯他那种饮料。”

这声音……

温简言心里产生了一点不妙的预感,他顿了顿,抬手将墨镜架起来,扭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一旁的座位上,坐着一个面无表情的少年,他的头发、眼睫、皮肤,全都是颜色尽褪般的洁白,唯有一双眼珠呈现出诡异的漆黑。

“!!”

在对视的瞬间门,温简言像是见了鬼似的,险些从座位上栽倒下去。

“白,白雪?!”

他目瞪口呆:“你,你怎么……”

白雪从酒保手里接过那杯闪烁着奇怪光泽的蓝色鸡尾酒,然后才扭过头,以他一以贯之的漠然看向温简言,接过话:

“嗯,我上船了。”

他端详着那杯颜色奇怪的鸡尾酒,带着十二万分的小心和谨慎,小小地抿了一口。

下一秒,少年一张脸几乎是立刻扭曲了起来。

“咳、咳咳!”

白雪咳嗽两声,将那杯鸡尾酒原封不动放回吧台上,然后看向温简言。

“橘子糖告诉我你在这里。”

温简言:“……”

他收紧手指,手背上青筋暴突。

——橘子糖!

“所以,”

白雪已经恢复了刚刚的面无表情,用一双漆黑的眼盯着温简言,眼底的执拗令人瘆得慌:

“来玩牌吗?”

“我上次说过,我会赢的。”请牢记:百合,网址手机版,百合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桑沃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524. 主播大厅 幸运游轮

《深渊巨龙苏醒以后》160、童话世界AU(2)

《无限流玩家退休以后》第107章 番外九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