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大小姐她总是不求上进 > 番外八 你也配让她行礼?

第1231章 进阶,露出獠牙!

作品:大小姐她总是不求上进 作者:燕小陌 分类:都市言情 字数:351万 更新时间:2024-06-14 00:17:34

风云暗涌。

漫天的乌云从各处涌了过来,使得这一片遗址上方遮天蔽日,像是天想要掉下来似的,闪电在云层中时不时涌现。

封修已经完全看不到结界内的情况了,却是把神识扩张到极致,百里之内的,属于妖皇的威压全然放开,那些闻着味儿而蠢蠢欲动的妖物一滞,只能原地转圈,急得刨地。

封修却把注意力放在那一团黑影上,眉头皱起,这玩意是什么,魅还是魇?

他分出一缕神识化形,拦在了那团玩意跟前,妖力大盛,也不管它是什么,将它裹起,空间碾压。

黑影消失。

封修眉头拧起,啥也没有。

他环视四周,没有别的异常,收回神识,重新把注意力放回秦流西这边的结界。

鉴于刚才所见,他想了想,在结界外,又用妖力布了一层结界,若想扰她,先破除他的这一块。

不过,秦流西现在是什么情况,除了引来劫云,旁的动静是一点都透不出来。

真的急死个狐狸。

他又抬头看了一眼头顶凝聚的劫云,眉目间难掩担忧。

修道者要进阶,或是炼器炼丹,一旦是高阶的,引来的劫云会更大也更厉害,但并不是凝聚就行了,还得看要受劫的人或物能不能达到那临界点,若是达不到,那么这劫云散开,便是失败。

如今,这劫云也才开始凝聚,会不会为她停留,还是个未知。

但能引来劫云,代表着她离成功只差一步了。

“不成功,便成仁,可是你说的,可别让我有机会唾弃你啊!”封修喃喃地念叨了一句。

他嘴里虽然说着嫌弃的话,但语气的担忧却是毫不掩饰。

秦流西在结界里,吐出的血已经把衣襟都给染红了,神魂早已麻了,精神力更几近枯竭,小小的乌金阵盘在她面前腾空,散发着金光和强大的威力。

但是,还不够,还不行。

秦流西颤抖着手拿出小人参给的参腿,整条往嘴里一塞,嚼巴几下就吞了下去,双手掐着术决,勾着聚灵阵为数不多的灵气往神府引,又被阵盘给抢去了些。

秦流西有点郁闷,一点脾气都没有。

聚灵阵,补的不仅仅是她枯竭的灵力,随着阵盘大成,它抢去的灵力也会许多。

好在,千年人参精不是说假的,如此吃了一条,她又行了。

秦流西眼神一厉,看着阵盘,精神力再度聚拢,人盘,她必能成。

此时清平观,小人参跑到滕昭身边,蹙眉道:“昭昭,我被吃了。”

滕昭:“?”

“我是说,我给大魔王西的那条腿,被她吃了。”那条参腿虽然只是腿,却是带了一点参元的,她吃了,他肯定知道。

滕昭顿时面露紧张,手一动,就想要掐算。

小人参按着他的手:“别算,她比你修为高出太多,又是你师父,你算她,遭到的反噬不可估算。”

滕昭一僵,看着他有些无措。

小人参叹了一口气,道:“别太担忧,她不是说了要炼阵盘么?能吃这个,必定是到了极关键的时候,不是历劫就是触到临界点了。”

滕昭抿了抿唇,身形一闪就出了道室,掠到清平观最高的的摘仙楼,看向西方,目露担忧。

没一会,他又下了摘仙楼,取了极品沉香放在胸口前敬了心香,然后盘腿坐在祖师爷面前,打坐诵经祈福,而在祖师爷的座下,一座栩栩如生的金像坐在那里。

那是秦流西十五岁的等身像。

也是玉长空带来供上的。

愿力穿透长空,落到秦流西身上。

秦流西神府一震,把一缕精神力镌刻在九宫的人盘方位,阵纹生成,乌金盘震荡不已。

外界,阴沉的漫天黑云如巨龙在汹涌翻滚,沉积着雷意,闪电频繁闪耀,蕴着最犀利难以抗击的力量,让人喘不过气来。

狂风凛冽。

封修脸色凝重地看着结界内,双手不自觉地捏成拳头。

而秦流西已经被困神盘围绕着急促转动,她双手结着术决,默念着九星神咒:“……愿以身为祭,得天地之力……”

轰。

她身上蹿起一道红莲业火,整个人飞快燃烧起来,很快一只小小的红莲业火撞进困神盘,顿时金光大盛,宛如生出器魂,在阵中横冲直撞,像是要飞脱出去。

火种回到她身上,秦流西只身一跃,把困神盘抓在了手上,道:“不历天劫,可不能称神器。”

阵盘入手,已经酝酿了有两日的沉沉劫云终于落下了第一道紫色九天玄雷。

封修站了起来,有些欢喜,但看到那道九天玄雷劈下时,浑身的毛都竖起来了。

神器必经天雷淬炼,九九八十一道,每一道都是劫,也是力量,渡过了,神级兵器出,渡不过……

她得捅天!

手臂粗的玄雷像是顿了一下,又不管不顾地劈下,雷没有脾气的吗?

神器那么容易得,哪能叫神,又不是烂大街的大白菜!

雷暴威力无穷,使得整个昆仑山都微微震动,一些胆小的小动物藏在洞中不敢出,而有灵智的,则是数着那天雷,往受雷劫的方向移动。

秦流西和阵盘几近成一体,早已因为炼盘而将近枯竭的精神力因为这一劈险些崩塌,她立即吞下一把丹药,运起灵力,对抗着那雷劫。

而昆仑山脚的脚商和百姓都有些震惊地看着遥远的那一处声势浩荡的雷暴,被那手臂粗的紫雷吓得哆嗦。

“这,这是何方道友在渡劫啊?”这场面也太吓人了些。

九天玄雷没有给秦流西他们喘息的机会,一道接一道的紫雷劈下去,那恐怖的威力,就连封修都不免哆嗦。

太狠了,既然要她救世,怎么可以这么狠!

怪不得兕罗想要把这天道给搞死,就是他,都想逆天了。

雷霆之威让最靠近结界内的封修都感受到了来自经络和肢体的颤栗,而处于雷暴中心的她呢?

封修磨牙,走近了些,他不是帮谁,他就是想要沾点便宜,劈老子吧。

轰。

又是一道巨大的紫雷劈下,虽不是劈在封修身上,但他靠得太近,浑身的毛发都焦了,散发着雷光,那雷电之力进入身体各处,差点皮开肉绽。

封修引导着雷电之力去淬炼自己的那颗妖丹,再来。

而秦流西呢,早已皮开肉绽,浑身经络和她的火红金丹都布着紫金雷电之力,若有人能看到,她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

神级淬炼分三重,第一重,秦流西和乌金盘安然渡过,那防护结界碎了。

封修也看到了她,妖瞳紧缩,这一动,妖丹就有了暴走的迹象,他连忙压下,布起了结界。

他刚想要给秦流西也布一个,却见她拿出了一个金刚尺,那是地藏菩萨炼的法器,也带着神力。

想起秦流西说的,每个人的道,要靠自己修。

第二重雷劫,很快到来,更大更恐怖。

秦流西把阵盘祭到了齐人高,金刚尺横在头顶上方,雷劈下,金刚尺帮她挡了一下,她呕出了一口血,险些跪了。

一回,两回,三回……

封修不忍再看,他把雷电之力给引到经络筋骨,尤其是妖丹,跟着淬炼。

秦流西感觉自己快碎了。

很想死一死。

她这辈子真的没有受过这么重的雷劫,所以她真不是上神的亲生女,而是逆子!

因为罪孽深重,所以才会给她来这么一记重的。

好吧,不被揍,不对,不被劈的孩子没有完整的童年,她悟了!

秦流西看金刚尺都快裂开了,也无力再挡,连忙磕下了一颗回春丹,然后拿出了酆都大帝的天珠,都是大帝没管好手下的人,才让兕罗逃了,他该替自己挡一挡!

酆都大帝看着那轮回镜呈现的画面,脸都绿了。

地藏王笑了笑,按了按有些发胀的神府,被雷劈,真的不知多少年没试过了。

酆都大帝的手麻了,重重地哼了一声,掐掉那雷电之力。

时间过去一天一夜,秦流西看着最后一道两臂粗的紫雷落下,整个身体因为承受不住而彻底崩碎,意识涣散,灵力彻底枯竭,而她连指头都动不了。

雷云飞快散开,旭日初升,神器出世,金光大盛。

五彩灵雨淅淅沥沥地落下,滋润着这一大片因为雷劫而受损的灵植山脉,那些早已等着的动物发出喜悦的叫声。

灵雨落在秦流西破碎的肉身上,骨头重新生长连接,经络重组,带着紫金雷电之力,血肉重新凝聚。

天地之灵反哺,能起死回生。

彩鸟在飞翔,发出悦耳的歌声。

封修很快就恢复本体,那原本焦黑的毛发也变得油光水亮,浓密漂亮,他神识回笼,立即向秦流西蹿了过去。

这一过去,他就看呆了,转过身去,双耳变得泛红,很快的,又取出一件衣裳,眯着狭长的狐狸眼,把衣裳扔在她身上,嘀咕道:“我也不是故意看的,顶多让你看回来。”

他蹲在一边,看她没有半点动静,忍不住伸手,在她鼻翼下试探了下。

还喘气儿,活的。

也是,渡过天罚,就能得天地五行之灵反哺,她肉身都长好了,自然是活着的。

秦流西的神识渐渐清醒,眼皮颤了颤,睁开,对上一双狭长狐狸眼。

封修腾地弹开,有些心悸。

“做贼心虚么?”秦流西费力坐起,衣裳滑了下来,她顺势拿起往身上一披一拢,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

娘的,好疼!

这天劫真的半点不含糊。

封修摸出一面镜子,道:“你看看你的眼。”

秦流西往镜内一看,先是看到满头乌发变成黑中带紫,而那双灵动的眸子,金红带紫,眼神一厉,雷电之力射出。

砰。

镜子碎了。

秦流西:“……”

封修:“!”

两人面面相觑。

秦流西尖叫出声,道:“该死的,我变激光眼了?”

封修:“?”

那是啥?

秦流西原地暴走,这厉害是厉害,但想想那画面,眼里射出两簇雷光,这不就跟后世那啥激光眼一样?

封修咳了一声,强忍着不笑,道:“别忘了正事,那困神阵盘呢?”

秦流西脚步一顿,心神一动,掌心出现了一只精致小巧的阵盘,因为受过了雷劫,那本来是乌金的阵盘也变成了紫金,上面镌刻的阵纹散发着罡正的金光。

她把阵盘祭了出去,强大的神威铺天盖地地蔓延开,吓得那些闻声而来的动物又四处逃窜。

封修看到了一只完整的太极奇门遁甲盘,而阵盘的四十九局阵法,层层跃动,蠢蠢欲动。

他有些胆寒。

他看着秦流西把阵盘召回,没入她的手心,顿时瞪大了双眼,道:“你炼成本命盘了?”

秦流西点点头。

“你!”封修一急,妖力都没收住,发疯似的散开。

这个阵盘为何而炼又是为谁准备,他心里清楚,本命阵盘,这被破了,她也得死。

“慌啥,不打没准备的仗,是我一贯的风格,放心吧,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走到最后一局。”秦流西笑着上前,一拍他的肩膀:“兄弟,到时候也得靠你多多出力。”

封修满嘴苦涩。

“别哭丧着脸,我还没死呢,神盘已成,我也跟着进阶,胜算更大了,咱们一起弄死他!”秦流西道:“行了,收拾一下,咱们回京。”

虽然要打兕罗一个出其不意,但也不能一走了之,为免打起来这苍生不稳,肯定要交代一下齐骞他们有点准备。

交代,也是告别吧。

封修垂眸,叹了一口气。

而此时的兕罗,居高临下地看着蜷缩成一团的无情,道:“养你几年,连近个身都做不到,要你何用?还是你的无情道,根本就没炼到极致?如此,我帮你。”

他手一伸,直接从她的神府里勾出三魂七魄,捏碎了命魂和那属于爱和喜的那两魄,才塞了回去,打了一个魂印。

无情惨叫着浑身颤抖,很快就变得呆滞,整个人和黑色衣袍一样死寂。

“你唯一的作用,就是成为她的心魔,去吧。”兕罗勾了一下唇。

他看着天空,眉头皱起又松开,想及什么,呵的一笑,小东西这次是真露出獠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