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深渊之主苏醒之后 > 第 97 章 “我是来蹲二哥的...

第 80 章 喵呜,我也想贴贴...

作品:深渊之主苏醒之后 作者:辉羽天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821万 更新时间:2024-04-17 21:12:16

几分钟后。

小暹罗猫在书店跑来跑去,活蹦乱跳,兴奋活跃的样子简直吓到了小矮脚猫。

小矮脚猫的印象中,这个哥哥一般藏在阴影里露出阴冷的碧眸,偶尔对上视线就会非常吓人。

但是这个狗勾一样的小暹罗猫完全不是,祂好像爱死了这个充满父亲气息的地方,到处乱跑喵喵叫,然后跑累了,又冲回祂父亲怀里,趴到外套里面,只冒出一颗煤球样的猫咪脑袋。

喜欢喜欢!祂眼中翻涌着强烈的情绪,就想粘着父亲不放,明明是个猫,长得却像狗勾,贪婪粘人的样子又像蛇。

祂低声地喵喵,仿佛在唱着伟大的父亲之歌。

修斯纵容着祂,任祂随便趴爬。

最近天气较冷,他一般穿两件,棉衣内衬,加上带绒的排扣外套,出门的时候他一般会把排扣全部扣上,挡住脖子的冷风,在家的时候他会解开几个,显得人多了几分松弛。

暹罗猫好像有个外号叫做猫届二哈,性格活泼好动,容易拆家。但修斯的记忆里,他家布提斯以前并没有这么好动,是这些年里放飞了自我了吗?

修斯露出好奇的眼神。

小暹罗猫抬起脸,跟个小煤球一样,鼻尖直顶着祂父亲的手掌,低头蹭蹭蹭!

修斯顿了一下,好像明白了,“是因为太久没见,所以太激动了吗?”

他不免心疼,摸了摸小暹罗猫的脑袋。

“抱歉,爸爸应该早点回来的。”

“喵~”

小暹罗猫眼睛水灵灵,心中哪有怪罪父亲的想法,祂最爱的父亲,呜呜,既然祂回来了,祂就要好好守护住父亲,谁也不能再伤害!

旁边的小矮脚猫眨了眨眼,这才发现两个哥哥都被【罪】与【罚】制裁了,而自己却没有发生啥。为啥呀?

祂如果聪明点就会想到,【罪】与【罚】是因果律权能,那两只之所以遭殃,是因为犯了【罪】的因,所以遭到了【罚】。

而祂呢,一只勤奋劳作的贤惠小猫咪,怎么会有罪过呢。

小矮脚猫目光波动,看着肆无忌惮地粘着父亲的布提斯哥哥,藏不住眼里的羡慕。

喵呜,我也想贴贴父亲。

小矮脚猫小手缩缩,偷偷看着,然后发现,精神共域内的哥哥姐姐们都好像讨论开了。

此时。

“不对劲,怎么快就解决了?艾利欧格不还没事吗,莫拉格斯这就算了?”

巴钦本来要看热闹,没想到热闹这就没了,内心生出几分怀疑。

华利弗饮了口茶:“一般来说,祂不发疯个几天几夜都不会停的吧。”

艾尼点点头:“是嘞,祂上次追着我打三个月!”

祂们了解同胞如同了解自己的手足,而莫拉格斯又是基本上不会想什么的同胞,性格直,容易情绪,藏不住心思,一发火就难平息。

这次这么快安静下来,绝对有什么“异常”事件发生了。而且莫拉格斯叫都不应,更有猫腻!

布耶尔大概知道是什么回事,陷入了纠结之中。

怎、怎么办,要告诉大家吗!

亚空间中,巴钦要不是信号不好,都想联系在混沌里的艾利欧格了。

但是当事魔还有一个,别西卜。

巴钦想了想,缓缓站起身,走向浴室的洗漱台,冷水冲冲脸,恍然间精神起来,青黑的眼圈都消失了。

祂直接在精神共域@了别西卜。

——@别西卜

“别西卜,你来说明一下什么情况?”

好几头魔都在围观。

别西卜跟艾利欧格不一样,虽然身在大陆尽头,但信号好到变态,当然看见了二次元魔巴钦的@,只不过祂选择了装死。

就当……没看见。

别西卜关闭精神共域,心想我在干什么?在寻找幕后黑手!哪有时间陪你们瞎整。

精神共域静了一会,众魔都觉得哪里不对。

别西卜不方便回复?不可能吧,祂最近不是升阶了吗,谁还能让祂不方便?

巴钦眯着眼睛,表情逐渐变化,从百无聊赖、厌倦一切,到兴头起来,双眸放光。

无论是艾利欧格还是别西卜,这两魔的动静都太不可思议了。

一定有什么不可告魔的秘密。

话说回来,别西卜重掌毁灭权能的事情或多或少传开了。对于“自己原来可能是神明意识”这件事,众魔有的在意,有的不在意。

但都不会放在台面上说。

也没有那个必要。

宴会中,艾尼瞄了布耶尔一眼,“唉,要不是在姐妹会,我就去找别西卜问问情况了,祂们在搞小团体排挤我们。”

巴钦也有同感,但是祂在帮艾利欧格控空间呢,也没有空看具体是什么情况。

艾尼没忍住,突然拍桌站起来,在精神共域内@巴巴托斯、@拜蒙,催促道:“八姐姐、九姐姐,你们怎么还没来呀。”

姐妹会的发起魔是巴巴托斯,但是现在等了这么久,巴巴托斯魔都没出现,总不可能是选裙子选到强迫症犯了,在试衣间殴打空气吧?

关于这点,华利弗也有些担心。

巴巴托斯是比较守时的魔,怎么会让祂们等了这么久?

其次,巴巴托斯一般不会突然发起姐妹会,这次这么反常,是不是因为什么事呢?-

另一方,书店中。

小暹罗猫冒出脑袋,看见了桌上放着的炼金术书。

祂歪歪头思考,露出好奇的眼神。

修斯看到祂好奇,便说:“爸爸最近在研究炼金术,有些忙,你跟塞列玩?”

祂一听摇了摇头,狗勾般湿漉漉的眼睛看向修斯,好像在说父亲忙,不用管我,我自己会好好的。

修斯微微一笑,心想自家孩子真懂事呢。八千多年过去,他生怕祂们会变成他不认识的样子,但是事实一而再地说明,他想错了,祂们一直都记得他,不曾忘记过,也不曾改变过。

修斯眼神的沉痛一闪而过,某种意义上,他反而希望祂们能够忘记,如此一来,也不会因为他的“消失”而难受。

他心一软,又摸摸猫头,安慰道:“爸爸不会再离开了,爸爸会努力练级,努力变强,不会让当初那种意外再发生了。”

小暹罗猫喵呜了一声,凑脸过去亲亲贴贴。

抚慰了崽崽一会,虽然中断了一下,但摆着修斯面前的难题依然存在。

他一边跟小暹罗猫说着复活以来发生的事情,一边提到自己的练级。

小暹罗猫点点头,似懂非懂的样子,看起来傻乎乎的。

由于信息量有些大,祂也要慢慢消化。

修斯跟祂讲一个个最近回来的同胞们,祂也是一脸天真无邪地点头。

其实,暹罗猫的内心慢慢推理出来了,搞事的起点是艾利欧格。

最先用三十六计之猫之计的魔。

艾利欧格不愧是心机魔,从小就心思不纯良,哼哼,独占父亲这种事祂果然做得出来!

小暹罗猫哼了一声,继续想,按照规矩,发现父亲的事情第一时间得告诉大哥的,但是大家都知道,一旦大哥回来,父亲身边肯定会没有祂们的位置。

大哥是雷厉风行、刚正不阿的大猛魔,铁定会把祂们挨个收拾了,顺便清算祂们这些年来的种种黑历史。

要知道,当年大哥还在大陆的时候,祂们虽然也很自由行事,但是或多或少会因为忌惮大哥而不敢乱来。

可是大哥去亚空间之后,祂们就开始更加放飞自我了,于是就……

小暹罗猫瞳孔一颤,发现艾利欧格的忌惮非常有理,但是艾利欧格这家伙有罪就有罪在,没有告诉祂!

小暹罗猫一瞬从水汪汪的狗勾眼变成了恶犬的凶狠眼神,好像艾利欧格要是在场,准会被祂咬上几口。

试图独占父亲的坏魔,一个个都很可恶!

但是祂只是一怒之下怒了一下,因为修斯垂眸看了过来,说道:“祂们最近不怎么活跃,好像是因为在梦里练级。”

暹罗猫立刻转变楚楚可怜。

祂反复横跳的反应无疑震惊了小矮脚猫。

小矮脚猫心想,这难道就是年长同胞的从容吗。

几分钟后,修斯翻着桌上的书,说到了别的事情,“罗曼王国罗克公爵的事情,我应该是无能为力的。虽然弗朗西斯先生对我有所期待,但是诅咒相关的事情我还是没办法冒险。”

要是以前,他大概率会帮忙吧,因为他好歹也是勇者的一员。

但他现在什么都不是,只是孩子们的爸爸,当然任何事情都要考虑孩子们。他已经让祂们伤心了,不能再让祂们伤心一次了。

这样听起来,父亲这个身份好像一种束缚?哈哈,是又如何,甜蜜的束缚嘛。

不过,修斯考虑了一下,也稍微看了点解咒的相关知识。

任何书上都说,神的诅咒几乎是无解的,除非杀了神。

而异界神编号002,几乎是诅咒的本源,诅咒的概念本身,祂的诅咒比一般神的诅咒还要可怕,哪怕只是不小心碰到一点,都是必死无疑。

罗克公爵身受诅咒两天没死,已经算是一种奇迹了吧。

真是一位执着的人。

修斯眼神复杂,暂且放下这件事,继续他炼金术的研究。

书上说,炼金术历史以来共有三大追求,其中,第一大追求是——“无中生有”。

有人说,这是炼金术的真谛,也是炼金术万般追求而不能到达的神之领域。

还有人说,无中生有,是造物主特有的权能,人类不是造物主,也绝对不可能成为造物主,因此不可能实现“无中生有”。

“无中生有”只是语言带给人类的幻觉,人类错以为只要存在一种定义,就一定存在着对应着概念的事物。殊不知那是语言的幻觉,人被幻觉狠狠折磨,辗转反侧几千年都不得安宁,在抽象中无法自拔。

这些说法……都有它们的道理。

修斯慢慢地体会,与此同时,也在脑中进行思想实验,试想一下,“空”之中,怎会出现“有”呢?

没有质料的环境中,怎会能造出有形的物呢?

修斯继续往下看,看到炼金术师第二大追求的是——极致的物质或能量转换。

这个说法有种材料学的感觉了。用一定的元素物料,造出无限形式的物质,构建出不定式的能量形式。

……很不可思议。

跟他造物的做法蛮相似的,只不过他的造物本身就非常近于“无中生有。

从点,到线,到面,再进行各种的编辑。

他不需要任何东西,只需要想象,然后根据建立的技法,慢慢地建构出来。

所以说,如果把标准放低一点,他的思维活动到实际建模成立,也可以是一种“无中生有”的过程。

——凡想象皆可成真。

修斯想着,忽然从中感到了一种自由。

一种随心所欲,万物有自己创建与定义的自由。

这种自由好像一开始是不属于人类的,但是人类后天地学会了。

因为掌握了名为【思想】的权能。

修斯莫名一震,重复地低喃道:“名为‘思想’的权能……”

这个说法把他本人吓到了。

修斯脑子里偶尔会跳出一两个连他本人都震惊的说法。

他也不知道怎么蹦出来的,是他的想法没错,就是比较突然。

他自语道:“思想也会是一种权能吗。”

确实,相对于没有思考能力的物种来说,会思考的人类确实也算是拥有了一种权能。

思考的能力,思考的权能,一字之差而已,感觉神秘纯度就不一样了。

修斯点了点头,眼神微微泛光,心念道:“也就是说,人类在思考这件事,等于是使用了【思想】的权能吗?”

这段话听起来像是废话,只是文字游戏,将“思考”这件事神圣化了而已。但是修斯却能清楚地感觉到——当他“神圣化”了思想之后,他的精神仿佛升华了,也走进了一种神圣的领域。

他能感觉到自己在提升,不用看系统数值变化,就能清楚地感觉到了。

这算是……感悟升级吗?

他先知后觉,虽不明原理,但充分体证了。

好像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紧接着,系统突然闪过。

【恭喜您,职业匹配度上升至70%!】

【您越来越来理解造物者职业了,祝您越来越好,早日达成100%,突破神域】

【叮!恭喜您等级更上一层楼,现在已经41级了】

……什、什么?

修斯瞪大眼睛,意外又不意外,没有因此激动或是得意忘形。

学习炼金术有助于理解造物者职业,从而提高我自己的等级吗?

这还真是开辟了新的升级之路啊。

修斯震惊了一下,很快选择沉下心来,慢慢领悟,缓缓品味。

果然,炼金术师是跟造物者职业比较相近的。很多地方应该都能够触类旁通吧。

修斯继续专注学习,虽然表面平静,但内心激发的求知欲波澜不息。-

另一方。

看着父亲专心看书,小矮脚猫脑袋上冒出个灯泡,好像突然想到了重要的事情。

对哦,阿蒙哥哥不是正在找布提斯哥哥吗?祂要告诉阿蒙哥哥才行!

对面的小暹罗猫超粘人,都爬到祂父亲衣服领口上了,看上去像是衣领上长出了一颗猫头,大大黑色瞳仁,浅绿的眼珠,水灵灵的,活像个小精灵。

祂太陶醉了,以至于忽视了小矮脚猫的动静。

小矮脚猫偷偷一喊。

阿蒙闻言一惊,立马赶来了。

只见,门口处又出现了一只金吉拉小猫,跟个小毛球一样,因为震惊,过来时毛发是炸开的,再一看,简直是个奶色的大海胆。

小暹罗猫本来乖巧地待着,察觉到不对劲,转眸一看,竟发现了门口的小金吉拉猫!

小暹罗猫又立即发动了【罪】与【罚】,但万万没想到,阿蒙早有预防,【虚无】权能化作光幕,直接跟小暹罗猫的权能形成了权能碰撞!

小矮脚猫顿时傻眼,祂、祂们居然敢在父亲眼前打架!

紧接着,即便是罪在虚无面前都可能化为虚无。

概念之力的冲撞之下,权能本身的强弱以及魔力的加持成了胜负的关键。

最后魔力更强的阿蒙赢了。

阿蒙大摇大摆走回家,而小暹罗猫只能咬牙切齿,目光死死地盯着阿蒙化形的小金吉拉猫。

阿蒙抬眼一看,发现修斯太过专心,没发现祂们的暗流涌动。正好!

幸亏父亲专心。

祂叫小暹罗猫从父亲身上下来。

小暹罗猫嘟嘟嘴,不下不下,我跟父亲是一体的!

什么一体?你是变态吧。

阿蒙白了祂一眼,作势要爬上桌子,警告道:“快下来,你这极端父控!”

小暹罗猫不满,呵呵笑,“说过多少遍我才不是父控!”

阿蒙也回以微笑,“父控总是不会承认自己是父控。你看塞列欧斯就不会挂在父亲身上,而你会,也唯有你会,还说你不是?”

小暹罗猫恼羞成怒,激动道:“我不是,我只是对父亲爱得深沉!”

靠,还说不是?

阿蒙无大语,严肃道:“我是有正事找你,又不是要拆散你跟父亲。”

祂居然用了拆散这个词,祂也是疯了。阿蒙忍不住捂脸。

小暹罗猫歪歪头,奇怪:“嗯?”

阿蒙盯着小暹罗猫的眼睛,眼神严厉道:“你是忘了你的那些黑历史吗,快下来跟我重编。”

“不!”

“你不会忘了你这些年做过什么吧。”

“……”

小暹罗猫瞳孔一缩,好像有点动摇。

阿蒙继续道:“你毁灭了一个国家,是真?”

小暹罗猫蹙眉,沉默道:“……不都是那么说的吗。”

祂好像很不喜欢听见别人这么说。

明明是个天天阴暗爬行,特别是冬天还会例行冬眠的家伙,看起来居然好像真有什么难言之隐。

阿蒙不耐烦:“别整什么有苦难言戏码,快坦白吧,这样因波斯整理得更快一点。”

“……”

小暹罗猫又沉默,本就黑的瞳仁还更黑了。

阿蒙盯着祂,视线在空气中对撞,劈里啪啦地起火。

在哥哥们的对峙之中,无辜可怜的小矮脚猫默默地躲在了书本里。

也好在修斯过于专注,完全没注意到,不然他看了真不知如何反应。

几分钟后,小暹罗猫忽然仿佛下了什么决心,平静地低语道:“会受我权能影响的只有罪恶的个体或集体。”

“哦?”

阿蒙抬头,视线直视小暹罗猫。

而小暹罗猫沉静的双眸仿佛覆上了几分神性,威严而且不容置疑,宣告语气道:“任何人神魔,无论是年龄、身份、地位,只要有罪的因,就会有罚的果。”

阿蒙忽然沉默下来,眼里闪过了一段回忆。

很久以前,曾经有过一个终极,其名【审判之神】。

祂审判天地,审判万物,审判诸神,只要是智性生物,只要是有罪生物,遇上祂都是被审判的命运。

祂存在了几万年,人人闻所畏惧,诸魔恐惧,诸神避让,却在某个时间点突然消失了,再没有出现过。

阿蒙意味深长地看着小暹罗猫,慢慢收敛自己的回忆。

小暹罗猫被祂看得莫名其妙,忍不住开口:“你干嘛这么看我?”

阿蒙咳了一声,正经道:“你倒是说出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是权能的判定,而不是你的判断,是吗。”

小暹罗猫又沉默下来。

因为祂不喜欢提过去的事。

祂出生在深渊,唯一接触过的人类只有父亲。

父亲在祂心中是最好的。祂最喜欢的,最爱的,所以便爱屋及乌,以为跟父亲同一个种族的人类也是好的。

但是……祂忽然垂眸,本就黑的脸似乎更黑了,仿佛想到了太多肮脏污秽的事情。

……后来祂才知道,人类世界不是什么好地方,祂根本找不到几个像祂父亲一样的人,甚至遭遇了众多背叛,而事到如今祂也不想分什么好坏,什么背后有苦衷。

因为,那又跟祂什么关系?人类是人类,祂是祂,祂跟人类只存在一个交错点,那就是父亲。

瞧祂一脸复杂又闷骚的样子,阿蒙大概就知道了。

阿蒙认真道:“得了,快下来,跟我去因波斯那里老实交代,至少把一个种族毁灭者的头衔摘掉。”

然而小暹罗猫还是不肯,就粘着人不肯走,还坚持道:“我在这里又不是不能告诉你们。”

“效率太低,快跟我走。”

阿蒙眼神发冷,“你这闷骚魔,差不多该听话了。”

然而小暹罗猫又倔强又粘人。

祂心想,这可是八千多年啊,好不容易才遇见父亲,都没待多久就要走,怎么可能!

祂真是固执,本来还冒出个头,现在又缩了,躲在衣服底下。

小小猫咪竟如此诡计多端。

阿蒙又不能上去把祂抓出来,不然都钻进去父亲衣服里面,父亲就是神经再大条也会发觉不对劲吧。

但是话说回来,这都没发现异常的父亲也是真的迟钝。

阿蒙眼神复杂,最后通牒道:“布提斯,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

小暹罗猫不回答,忽然冒出一双眼睛道:“你是妒忌我跟父亲亲密!”

好家伙,人可忍,魔不能忍!

阿蒙爆发了,尾巴先炸的毛,权能瞬间发作。

两猫激烈打斗。

不一会,权能战斗失败的小暹罗猫被迫离开了祂最爱的父亲,一晃砸到冰冷的桌子上,面前是一个长相雌雄莫辨的青年,青年的背后是黑乎乎的书架群,一看就是哪里的图书馆。

四周静默,因为时间已经晚了,大多数人都回家了。

看到祂的出现,雌雄莫辨的青年瞪大眼睛,一声“啊”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布提斯先认出来因波斯,而因波斯无法从暹罗猫的外形看出祂是布提斯。

因波斯顿了一下,抬眸一看,只见阿蒙跟着出现。

因波斯对阿蒙道:“布提斯抓到了?”

阿蒙点头,“是祂。藏在父亲身上不肯下来。我把祂抓来了。”

“……”

因波斯有点同情,祂太理解布提斯的雏鸟心理了,估计是太想粘着父亲不肯走吧,布提斯还是小蛇的时候就经常挂在父亲身上呢。

但是没办法,刚好卡在布提斯的历史上呢。无论如何也需要布提斯本魔说明一下情况。

因波斯于是直言:“先把你的历史告诉我吧。”

小暹罗猫盯着祂,随即变幻成一个看不出性别的阴冷青年。

清冷的细短黑发,白得近乎透明的肌肤,眼睫细长浓密,竖瞳美得惊人。

布提斯:“快点搞定就能回去见父亲是吧。”

因波斯点头,“是。”

拜托,祂才是最想搞定的魔好不好。

阿蒙看着布提斯,“你也不想父亲发现我们身份,然后知道你的黑历史吧。”

“……”

布提斯自认为没有黑历史,只不过……历史上倒是蛮多对祂的污蔑和造谣。

最后,祂还是点头了。

因波斯松了口气,本来以为布提斯不会配合呢,没想到这么好说话。

紧接着,阿蒙看向布提斯,“莫拉格斯和瓦沙克,也把祂们放出来吧。”

布提斯也不问为什么,随手打了下空气。几秒后,两只猫从天花板而降,重重砸地,红猫先落地,大肥白猫接着砸下来,刚好把红猫砸得眼冒金星。

瓦沙克反应过来,怒火中烧,你个布提斯,居然也敢跟三哥作对,当三哥没有面子啊!

瓦沙克也要炸毛了,立刻就要杀向布提斯。

阿蒙抬手制止,对瓦沙克道:“别打架,我们都在这,父亲那边只剩下笨蛋塞列了,你们还不快回去?”

“什么?!”

瓦沙克顿时气消,是啊,父亲的安全更重要!

白猫立刻抓着红猫回去了。

布提斯多想祂也是被抓回去的那个,然而阿蒙一转头就是阴冷眼。

布提斯内心冷哼一声,等我搞好事了,父亲就是我的,没有你们的份!

“话说回来……大家可都在说哦。”

布提斯忽然想起精神共域,问阿蒙道:“怎么办呢。”

“……”

阿蒙沉默了下,无所谓道:“不管,反正只是时间的问题。大家总会用自己的方式找到。”

布提斯:“是吗?”

“再说了……父亲最近忙,不能因为我们的事被打扰。”

接着,阿蒙忽然笑道:“而且我们都是自己找到父亲的,祂们也应该自己找到父亲,凭什么要我们告诉祂们。”

布提斯眼神一变,认为非常有理。

先来后到,先来的孩子有福利,这不是天经地义吗?

阿蒙也由猫化人,摆出了一副高雅的少年脸,道:“比起祂们,现在更重要的是历史重编,以及找出幕后黑手。”

“幕后黑手?”

布提斯一愣。

“没错。”

阿蒙遂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了布提斯。

听完,布提斯面色阴晴不定,杀气已经弥漫了整座图书馆,要不是因波斯控制着,奥斯帝国皇城都会为之一震,陷入巨大的恐惧之中。

父亲是被害的。居然有个幕后黑手试图杀死父亲,这么多年了都不曾想放过祂们父亲。

甚至还蹲复活点,太可恶太该死了!

布提斯咬牙切齿,要是罪魁祸首此时在祂面前,祂一定把那玩意碎尸万段了。

阿蒙说明道:“艾利欧格和别西卜分头在查了。但是幕后黑手也真不愧是藏了几千年的家伙,不容易现身。”

布提斯冷不丁道:“又或者,已经出现过了呢?”

阿蒙眼神顿暗:“得了,你先交代完你的事。我跟因波斯在筹备一个大的。”

布提斯:“什么大的?”

“历史发布会!”

阿蒙忽然一笑。

好家伙,居然想到这么远了吗。布提斯有点被说服,盯着阿蒙的少年脸,“话说回来,你身上不也有很多黑历史吗。”

“我的?”

阿蒙还是笑容不变,“比起相信我,更应该相信父亲的人性吧。父亲不会做的事情,我们都不会做。这点你我应该是最清楚的。”

布提斯没有否定,因为说的是事实。

每当即将走出【轨道】的时候,祂脑海里总能浮现父亲的身影,以及父亲的循循教导。

祂无法做出那些事,就像祂们永远无法背叛父亲。

因波斯看着两个黑历史魔交流,对此不发表任何意见。

能说什么呢?祂们同胞也真是,居然几千年都不变。-

另一方,白猫和红猫匆匆赶回家,发现天色暗了,而祂们父亲还在看书,一脸聚精会神、心无旁骛的样子。

这种情况祂们都晓得不能轻易打扰,以免影响了父亲的感悟。

两猫于是悄悄爬上了桌,与书本堆里的小矮脚猫对上了视线。

三猫相顾无言。

祂们没想到的是,修斯太过沉浸于思考而……睡着了。

修斯一边手支着手肘,手掌撑着脸,眼睛完全闭上。

白猫也睡着了。红猫昏昏欲睡。就连小矮脚猫也压不住睡意。

这是一件怪事,好像是修斯的魔力以及状态影响了祂们。

十几分钟后,三猫彻底呼呼大睡。

再几秒后,一个虚空中出现了一个长相极美、气质极冷的青年。

祂的眼神沉静如夜空,缓缓地扫了一眼桌上的三猫。随后把祂们一个个抱回猫窝。

再然后,祂把祂的父亲也抱回了床上。

祂的身形看似只是虚影,然而却能触碰到实物。

祂注视了床上的青年很久,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神看似平静,却好似隐藏着波澜。

就在这时,修斯本来睡得很死,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什么,突然睁开了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

修爸:二、二崽!(#◎口◎)

感谢在2024-03-1923:21:43~2024-03-2023:29: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demeter2个;琼楼三百丈、完颜梦林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爱鹿89瓶;小渊子76瓶;压抑的自由、爔西30瓶;柚子糖、苑兔兔、木夏、L.鱼、土豆馅饼、千月轩墨20瓶;吾生有涯17瓶;4324266516瓶;追寻的理想者15瓶;枺楠、二月、你好、6335641310瓶;莫待9瓶;颜家小七7瓶;君名冠姓6瓶;寒沙以东、胡桃竹子、反反复复、叶子、虾仁不眨眼5瓶;黑喵踏雪4瓶;我爱黎朔么么哒3瓶;夜晓、卯时的雪、小鲸鱼、一条柴鲶鱼、撒那特思2瓶;北玄、芋泥啵啵啵啵啵、、、、.、半生烟雨、萤影、Gotenzakura、璃花、18735599、69451227、是福瑞控、白纪、祖安王者、薄荷冰柠茶、46131483、me、似水流年之梦、21805811、一花一世界、飘落的叶随风而去、爱看小说的小玲、梭梭树、扶春共筏、月眠、月心舞、吃喝玩乐哒兔子、不居、弧度、安辰、见星、燧古、雨假去人、啊吹、不吃香菜、战豆吖、苏裳语、每天都有好心情、夏家婷婷、夏花秋叶、竹溪、大大喂口主攻或无cp饭、飒飒宝贝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