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开局摆烂,我爹有大帝之姿 > 第409章 妖娆动人至极

第398章 互相吃豆腐

作品:开局摆烂,我爹有大帝之姿 作者:年余庆 分类:玄幻奇幻 字数:505万 更新时间:2024-04-25 00:18:23

“那也不如姑娘这心思脏呀!”

姬乾伸出手道:“敢不敢顺着这传送阵去那边看看什么事?”

“有何不敢?”

皇甫逸仙直接牵住姬乾手,又滑又凉,怪道人皆说君子如玉,温润而泽,还挺那啥的!

“我怎么有种被人强行吃豆腐的错觉?”

“重要么?互相吃豆腐也可以呀,姐姐又没拦着你不是?”

皇甫逸仙抛了个媚眼。

姬乾苦笑一声,带着皇甫逸仙进入传送阵。

“不用亮出你那阵盘,我帮你。”

南宫逐月手上掐诀,叫一声“去”,一道青光直入旁边一块石头,阵法启动,姬乾和皇甫逸仙眼前忽的黑了一片,再遇光明之时,来到一处小岛。

这岛极平,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一排一排坐满了人,尽皆是普通人,正盘腿坐在地上,好像在参悟什么东西。

正中间是一枚恐龙蛋大小的玻璃种翡翠,上面刻着许多怪异的条纹,姬乾无法解读,看样子应该不是文字。

恐龙蛋上头挂着一条红色条幅,其上写了四个大字:灵气引之。

“怎么如此渗人,咱们不是来见南宫姑娘的么,此处既然没有,不如趁早走吧?”

皇甫逸仙有些害怕。

“你常游走江湖,胆子不该如此之小才对。”

皇甫逸仙摇头。

“我们这些散修对危险的感知是极敏锐的,能不冲动就不冲动。”

姬乾笑道:“那你为何还差点死在那冰原上?”

“说到冰原,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你可拉倒吧!”

眼见皇甫逸仙要抱自己,姬乾赶紧把她推开。

“一天天别老想那点脏事行不行,好好修炼它不香么?”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皇甫逸仙又好气又好笑,你一个人尽皆知的摆烂王,教上老娘努力学习了是吧?

“你这天赋其实不错,万一成了准帝,那也是散修之光呀!

而且你现下打不过我这雷球,也就能口嗨两句罢了,怎么强推?可若成了准帝,我这等人还不是随你怎么处置?”

“也是哈!”

没有什么比小帅哥更能激励皇甫逸仙的了,赶紧盘腿坐在地上,释放灵气,去勾那恐龙蛋。

姬乾也赶紧跟上,刚触及便被拉入一片虚无,田媪同志等待多时。

“可别怪本尊没提醒你,前路危险的很!”

“能有你危险?别挡路!”

“嘁,你死了最好。”

田媪轻吹了口气,虚无消失,姬乾置身一片黑暗。

姬乾蹙眉道:“这什么意思,异世界么?那得来个美女才是!”

话刚说完,面前浮现恐龙蛋,逐渐变大,长出四肢百骸,真就变成了一位美女,而且是姬乾熟人,灿宗宗主弟子陈曦儿!

“什么意思,开放式沙盒游戏?来来来,我看你能不能勾引我!”

此话一出,那假陈曦儿眼神果然变的魅惑,走过来在姬乾身上乱动。

姬乾一点感觉没有。

这有什么意思,再怎么着,也不过是一段程序,你让她如何执行,她就如何执行,一点自我发挥空间都没有,那还玩个鸡毛?

“你曾进过明玉内景对么?”

田媪现身姬乾身旁。

“这不自由度挺高嘛,让她勾引我!”

“找死!”

田媪轻轻打了姬乾一下。

“本尊是真的,为你答疑解惑来的!

这里类似你那法相,能帮忙演化功法缺陷,并替你弥补,甚至推导世间功法运行原理,但有时间限制,太长不行。

修士可用来提升实力。

只不过有些不切实际之人寻到此处之后,却会被里头的虚幻影响,错过了离开时间,致使一辈子困在其中,外头那些人便是这样。”

姬乾笑道:“这有什么意思?”

“哦?”田媪冷笑道,“高手不敢说,像你这样修为的,意识到此处毫无意思,只能用来修行,少说要半个时辰,这还是有先天加持的。

比如你爹给你寻的东西里包含的那些,一般修士,虚度一两日时光都情有可原。”

“你言下之意是说,我挺厉害?”

“至少在分清现实与虚幻这一方面,你确实很有天赋。”

从田媪欣赏的目光来看,她并未撒谎。

姬乾却依旧对这番话不太受用,无他,好色心作祟。

一切都可推演,唯独美女不行。

人的想象力是有限的,见识也是极为短浅的,就算是姬乾这种花楼常客,阅女无数,也不敢保证说见惯了天下美女。

道理很简单,不仅丑态百出,美也是百花齐放的,光靠想象,你根本想象不出来那些美女千奇百怪吸引人的点。

因此于姬乾而言,这所谓能随心所欲的内景,压根没什么用。

还不如现实中去花楼叫几十个姑娘,从里头选呢,那种新鲜而又刺激的感受真不是这内景能比的。

“赶紧练你的功法吧。”田媪好心提醒。

“我好像还真没甚可完善的。”姬乾还真无需求。

【摆烂点+500】

从五百这个数字来看,就能看出田媪有多失望。

“完善天地人,看看法相有无缺憾,别逼本尊抽你!”

田媪尽量压制愤怒。

“你有病吧,我家几个老祖逼我好好修炼也就罢了,你凑什么热闹?

我要修的厉害了,如灵验道人一般,不怕届时用你填房?”

田媪当即红了脸,却非羞涩,而是愤怒。

“敢开本尊玩笑?”

“不是开你玩笑,是事实如此,你还是好好在我身上待着别吱声了。”

“赶紧的,别逼我动手。”

田媪摇了摇拳头。

“哎呦喂,你觉得自己又行了是吧?”

姬乾来了兴趣,田媪哪里来的底气和自己叫板,莫非不怕灵验道人惩治?

“本尊可与你想法共通,你想什么,我再清楚不过,帮你,便是为了对付那个婊子,比起我,我想你更喜征服她,你说呢?”

“去去去,好色和见人就想推倒是两码事,你当我宙斯呢,啥玩意都想试一试?”

不是姬乾不喜欢灵验道人,是想法还没邪恶到那等地步。

也完全没必要为了这点破事努力,不然姬乾早不摆烂了。

还是那句话,强来没有意思,灵验道人也不是幕强之人,这就是个伪命题。

“那你有没有想过,南宫逐月为何让你来此参悟这等奥秘?

莫非不想知道南宫丽君为何离去了?”

这个理由姬乾无法拒绝,无他,好奇心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