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恨不相逢未嫁时 > 第 126 章 番外三十

第 126 章 番外三十

作品:恨不相逢未嫁时 作者:屋里的星星 分类:都市言情 字数:77万 更新时间:2024-03-20 22:54:41

==卫柏&云晚意的番外==

卫柏愣住,他停顿在原处,许久,他回答:

“云晚意,我认得清自己。”

他没有那么愚蠢,为了一时不甘心,宁愿赔上自己一辈子。

卫柏望着云晚意,袖子中的双手扣紧,指甲将要刺入骨中,传来一阵阵疼意。

他恍然发觉,原来隔阂一旦出现,就再难消除。

再回到衢州,他查了很多云家的事情,他知道云晚意常住在姜家,这其实不正常,正因此,他也隐约窥探到云晚意在云家的处境。

他想到她拒婚后被罚跪祠堂三日三夜,想到再见时她的伤痕狼狈,卫柏忽然有点挫败。

他清楚地知道,他说得再多,云晚意都不会信他。

谁叫他做的事让人根本没法相信。

船只行驶在漫漫长河,卫柏难得有点颓然,他听见自己的声音:

“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你才能信我,但云晚意,日久见人心,终有一日能够证明我没有骗你。”

云晚意很安静,她没说信,也没说不信。

她只说很冷,转身回了厢房。

盼雪跟着她一起回去,她回头望了一眼卫大人,见卫大人沉默地停在原处。

她瞥了一眼姑娘身上披着的青褐色鹤氅,忽然觉得这位卫大人某些时候也不是很伶俐。

船只需要补给,也将要到除夕,最终船只停在了宋城,京城消息传来,裴府有给驿站送来年礼,她们这个年节显然是要宋城度过了。

依旧是驿站,这是云晚意第二次来宋城了。

姜母车马劳顿,在驿站休息,宋成年节时也很喜庆,惯来知晓云晚意闲不住,也乐意给她和卫柏腾出空间。

姜母不是不知道云晚意和卫柏有隔阂,但既然婚事已定,姜母自然是希望他们好好解决问题。

莫要让问题日积月累变成痼疾。

云晚意向来是愿意听姨母话的,她带着盼雪下了楼,就在楼下见到了卫柏。

他手臂上挂着一件鹤氅,显然是有备而来。

云晚意轻抿了抿唇,走了下去,在卫柏将鹤氅递给她时,她垂眸说:

“带了这么多衣物而来,卫大人来衢州时,难道是要准备常住?”

宋城靠近京城,她们下船时,还在飘零地落着雪花,如今外面白皑皑的一片,冷意刺骨,呼出的气都成了白雾。

卫柏替她披上鹤氅,没给她抗拒的机会,淡淡地回答她:

“离京前,我向主子短暂移交了职位,早便做好了长久作战的打算。”

云晚意被他长久作战一话噎住,稍顿,才反应过来:

“移交了职位?”

她不敢置信地睁大了双眸,她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脑海有一阵空白,随之而来的就是觉得卫柏是疯了。

她虽然在京城只待了短短一段时间,但宫中嬷嬷教导表姐时,她也跟着听了许多,自然明白卫柏担任的是要职,想要坐上这个位置的人不计其数。

他陡然撂担子,不知给了多少人可趁之机。

云晚意也不知自己在气什么,她甚至不顾四周有人,口不择言:

“你简直疯了!天下姻缘千千万,只要你张口,媒人能将你府上门槛踏破,也值得你拿前程当儿戏?!”

卫柏只是平静地垂眼看向她。

云晚意觉得她简直是闲得慌!他个当事人都不在意,她替他急什么?

云晚意劝慰了自己两句,但忽然听见卫柏低笑了一声,整个人有点炸,她气得胸口不断起伏,恼瞪了卫柏一眼:

“你还笑!”

云晚意真的被气到了:“你就没有想过,如果我没有答应你,和你一直磨到许久后,京城的职位未必会等到你回去么?”

和云晚意的气恼不同,卫柏的反应淡定极了,甚至因云晚意的气恼,他眼底一闪而过笑意,他说:

“想过。”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不含什么情绪,让云晚意也陡然安静下来。

她倏然扣紧手。

她在想,他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想过?他想清楚这其中的得失,也甘愿来这衢州一趟么?

还是说他就这么底气十足,觉得京城的官位会一直等他回去?

云晚意在这一刻冒出的念头居然是——原来表姐夫当真在朝中是一手遮天。

卫柏看出云晚意在想什么,他伸手做了一个手势,邀请云晚意往外走,云晚意呃住,她简直无语,转身走在了前面。

她也许是骨子中流着云家的血,所以,她也觉得前程重要万分。

她最初会选择勾搭卫柏,其中几分是她对卫柏起了心思,又几分是奔着她想要的前路而去,她自己都分不清。

所以,她很难理解卫柏在想什么。

表姐夫当初追着表姐而来时,都知道讨一道圣旨做钦差,他就这么蠢么?

卫柏和她并肩而行,摇了摇头,他替主子辩解了一番:

“主子再是权高位重,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谋私,大理寺忙碌,少卿一位不容空缺。”

一旦他离京太久,那个位置自然不会给他留着。

听至此,云晚意深深皱眉,但她没有出声,准备听他说完。

这时,卫柏看了她一眼,又低笑了一声:“其实我没有想到,你会和我回来。”

云晚意被他笑得很烦。

这么严肃的事情,他怎么还笑得出来!

卫柏说:“我离京前,主子给了我一个时间期限。”

云晚意听到这里,意识到什么,她转过头看向卫柏。

“半年。”仿佛看出她想问什么,卫柏冲她笑了笑,“半年内,我回到京城,这段时间,便是我离京办职。”

云晚意蓦然出声打断了他:

“如果没有呢?”

半年时间看着长,但要知道,京城距离衢州甚远,来回路程只要稍微耽搁会儿,就能超出这个时间限制。

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没有选择。

卫柏收回视线,他转头看向热闹的街道,许久,才说:

“如果没有,我便调任衢州。”

衢州孟知府林铛入狱,至今衢州知府之位还未定下,知府乃是三品,他本就是四品京官,调来衢州,便是就任知府一位。

看似升迁,但远离京城权势中心,不过明升暗降罢了。

云晚意再对朝政不通,也懂得这个道理,她嘴唇都在颤抖,脸色有点发白,她想说什么,却半晌没能出声。

卫柏迟钝地发现她的异样,脸色骤变:

“你怎么了?”

云晚意眼眸不知何时蓄了泪,在他问话时,倏然啪嗒啪嗒掉下来,她艰涩地咬声:

“你疯了……”

云晚意说不出别的话,所以的话音在出口时都变成这一句。

她心底不断地算,卫柏离京至今到底有多长时间?

到底有没有半年?

她是五月底离得京城,在她回来没多久,卫柏就出现在了衢州,至多,他也是六月就离京了,而如今已经是十二月,半年之期就在眼前。

而从宋城到京城,快马加鞭也得一月,也就是说,卫柏注定要迟到。

意识到这一点,云晚意脸上血色倏然褪得一干二净。

卫柏见状,眉头皱得更深,厉声叫醒她:“云晚意!”

云晚意蓦然回神,再见卫柏压根没认识到事情严重性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

“你怎么就一点都不着急!”

她气得脸色绯红,额头都溢出一层薄汗。

卫柏不是傻子,再听不出她什么意思,也白在官场上待了这么久,不由得低笑出声:

“傻子。”

云晚意气结,到底谁是傻子!

卫柏忽然伸手轻抚过她脸颊,云晚意身子一僵,他替她擦净了泪痕,低声和她解释:

“主子说得是半年,但期中也有区别,每年底是地方官员回京述职的时间,待年初时,这批官员才会抵达京城,再说年宴时,便是皇上都得封笔,遑论我们这些做臣子的。”

卫柏离京时,没有料到他会这么快回京城,也做好调任的准备。

一州知府至少要任职三年才算期满,到时,也需要圣上想起这个人,才会将人调回京城。

卫柏自信于小皇帝于三年后会将他调回来,倒也不觉得三年地方官难做。

但如果有可能,他自然也不希望远离京城,毕竟为官者,心底都有野望,他也不例外。

他回京时,已经传信于京城,依着他们速度,顶多是有几日误差罢了。

云晚意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多说法,立时也哭不出来了,她惯来不是个爱哭的人,此时难免觉得有点羞赧。

她瞪了一眼卫柏,觉得都怪这个人,话也不早点说清楚。

云晚意失态被人瞧在眼底,一时恼羞成怒,将人甩在了身后,快步往前走着,在卫柏没看见的地方,她不着痕迹地咬住唇。

她想,她也许真的是个很糟糕的人。

否则,怎么会在听卫柏那些话后,除却担忧,还会觉得些许释然。

许是知道他也肯替她放弃许多时,她心底的那点隔阂终于肯渐渐消散。

她一路漫无目的地走着,等抬起头时,她才发现,她居然不知不觉地来到了花神庙。

云晚意望着花神庙的牌匾,忽然想起那一捧被人找了半条路才找到的红梅,想起那个被她抛起却落地的红布条。

云晚意轻抿唇,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踏入了花神庙。

盼雪和她一起。

那棵桂树依旧高大繁华,即使不是花期,但琳琅满目的红布条却让人觉得那棵桂树从未凋零过。

云晚意扫了一眼桂树周围,那些摆在树前的鲜花早就枯萎,被庙中的人打扫干净,她自然也找不到她曾经摆在树下的那些红梅。

她下意识地抬起头,去看曾经她被她相中的那条树枝。

这一看,云晚意却是陡然怔住原处。

那一条树枝孤零零地勾在青砖黛瓦上,但叫云晚意怔住的是那树枝上的红布条,她写下心愿时,将红布条故意折了又折,于是,叫那个红布条也变得与众不同。

以至于,她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红布条。

她心跳声骤然变得有点剧烈。

她记得很清楚,这个红布条应该零落在地,这么久,早该被风吹得不知踪影。

怎么会挂在枝头?

云晚意嘴唇轻颤,她心底其实已经有了答案,当时她走后,只有一人还在花神庙停留了片刻。

忽然,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云晚意回头,就看见抱着一捧红梅渐渐走近的卫柏。

云晚意失神地看着那捧红梅,恍然间似乎又见到初春时他逆着人流不断向她走来的情景。

卫柏将红梅送给她,低声道:

“今日的红梅倒是容易找。”

如今冬日,红梅盛开,花神庙的这一条路上到处都是卖红梅的人。

云晚意抱着红梅,站在原处没有动。

卫柏不解地看向她,须臾,视线越过她的身影,落在格格不入的那根桂枝上,陡然轻笑:

“居然还在。”

云晚意咬住唇,她问:“是你挂上去的?”

卫柏偏头看向她,有点摸不准她的心情,只能坦诚:

“我只是觉得你当时应该是想将它挂上去。”

所以,在红布条落地时,她才会变得那么失落和情绪难控。

云晚意抱着红梅的手紧了紧,在离开京城后,她再一次认真地看向卫柏:

“你看见上面的内容了?”

卫柏否认:

“都说愿望一旦说出来就不灵了,我想这求愿应当也如此,自然没看。”

说至此,卫柏忽然出声问:

“都说这花神庙很是灵验,那你呢?”

云晚意一时没能理解他的话,下意识地问:“什么?”

卫柏的视线穿过浅淡的月光,仿佛又回到初春时,他问她:

“你写下的愿望如愿了么?”

云晚意垂眼看着她怀中的红梅,想起她在红布条上写下的话——愿不止晚风。

晚风知我意,轻起解我忧。

——愿不止晚风。

许久,她声音很轻很轻地说:

“应当是如愿了。”

————全文完结————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完结了!】

【毕竟是番外,我觉得写到表妹解了心结就够了,后面不写了,这本全部完结了,姐妹们不要忘记完结评论,求好评~】

【应该看得懂表妹的愿望吧?她第一次告诉卫柏她的名字时就说了“晚风知我意,轻起解我忧”这句话,所以她的愿望也是写给卫柏的,她希望知晓她心意的和解她忧虑的不止是晚风。】

【后面有一章福利番外,再标了完结后,才能发。】

【姐妹们,我们下本见呀!完结发三百个红包~】

【预收可以收藏一下的!!!】

《公子言欢》by专栏收藏

简介:

江南富饶,尤其纸醉金迷乱人眼

胥衍忱初下江南时,谁也没觉得胥衍忱会被江南迷住

毕竟,胥衍忱温润儒雅,端庄贵重,再是清风霁月不过

结果胥衍忱只去了江南数月,身边便出现了一位佳人相伴

还是个沦落风尘的不堪女子

人人觉得匪夷所思

阿沁起初只是想要利用胥衍忱,逃脱楼中及笄后卖身的命运罢了

但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

她和胥衍忱的缠绵会至此一生,不死不休!

***

阿沁在春风楼第一次见公子时,只觉得他矜贵自持,他坐在轮椅上,轮椅发出轻擦声,男人微微偏过头,火光明暗间,他的侧脸轮廓浓影,温雅贵重,也显得漫不经心

他不曾碰她,视线也不曾落在她裸露在外的肌肤

她以为他是君子,陌上无双

也以为,他是嫌她脏

但后来他会在大雪纷飞夜,风尘仆仆地赶到她楼下,衣衫沾雪,眉眼疲倦,只为问她一句:

“今日这约,是不是非赴不可?”

再后来,他带她回了长安城,说要带她回家

ps:算是女主奋斗史,感情线是甜文

pss:有剧情线,不是简单青楼

【文案有截图】

感谢在2024-01-2818:12:28~2024-01-2823:22: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今天不失眠可以吗23瓶;容初、(槿#)、清承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屋里的星星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娘娘总是体弱多病》第 112 章 赐白绫

《小宫女想上位》第 69 章 闹剧【营养液加更...

《恨不相逢未嫁时》第 126 章 番外三十

《重生太子妃》119. 番外十六 荣凌番外

《作精小美人》第130章 番外十六

《今天影帝公布恋情了吗》第 75 章 淘汰赛...

希望你也喜欢

屋里的星星向你推荐本站热门都市小说: 《信息素识别障碍》最新章节:第186章 泽莉篇07 、 《谁把谁当真》最新章节:第96章 番外二婚礼下 、 《臣妻多娇》最新章节:第189章 玉佩 、 《燃尽》最新章节:第 84 章 愿意嫁给我吗? 、 《掌上飞花》最新章节:番外七(今欢旧梦) 、 《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最新章节:第168章 番外6:爸爸哪去了(三)@ 、 《荣光[电竞]》最新章节:299、全文完 、 《春风拂槛露华浓》最新章节:第 388 章 现代番外(完) 、 《诡秘之主2宿命之环》最新章节:第二百一十一章 美食的作用 、 《心尖意》最新章节:第110章 番外四